ALL4SEIYA圣斗士星矢-永远的热血传说

 找回密码
 进入圣域
查看: 977|回复: 3

[非圣] 【非圣原创】斩妖魔剑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eds167 于 2014-8-5 11:15 编辑

——————————————————————————————————————————
算是本人的一部特摄作品的新作吧。
虽然不是圣的作品,但还是希望大家先凑合地将就一下吧。
正好看看俺的文风有没有一些什么变化。
那么,啰嗦话就先到这了。暂时拿出序和第一章,让大家尝尝鲜。
————————————————————————————————————————
序编   
        钓鱼岛,自古以来便是属于中国的领地,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作为中国与日本缓冲地带的区域,钓鱼岛一直给人以神秘的面纱,但在这神秘面纱的背后却有着人类所不知道的秘密存在。为何日本的
军方如此执著于此岛?即使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多人都无法明白,直到某一天——
        人间圣历2178年6月8日,这是一个永远无法被人所遗忘的日子,这是一个让全世界都会感到恐惧和哀伤的一天,同时在以后的每年的这
一天,都被后世的人们称为‘世界受难日’。
        因为,正是这一天,人间面临了一次来自未知世界的妖魔的冲击。而造成这次冲击的罪魁祸首正是登陆在钓鱼岛上的日本军方的一次愚蠢的
决定。
     “未知的东西是新奇的,是美丽的,是充满诱惑的。但是,当你打开它的某一天,你有没有想到,你的双手所释放的是灾难,还是希望?”

—————————————————————————————————————————
二楼继续,沙发板凳延后。。。。。。。。


评分

参与人数 1小宇宙 +70 收起 理由
弃天帝 + 70 原创发布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4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剑者  ·   邂逅
         生命是无法持久运动着的。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困了会睡觉;累了会稍微停下来喘口气;渴了就会去喝水。
         只有世界在不断前进,永不停歇。
         因为它知道一旦自己停了下来,等待它的将会是永远的沉睡和毁灭。
         可是,让它不得不停下来的方法还有很多,如同行走于道路之上却失去动力和遭遇障碍而停下的代步工具一样。
         于是,世界终于不得不缓缓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但,无论面临了什么样的困境,它却并没有放弃,依旧再次走了下去,尽管这次的速度会很慢很慢。     
         两把不同色彩的光剑,相互交辉的一瞬间,豹型的怪物便逐渐四分五裂了。
         两个男子右手握着这两把光剑,相互对视着。
         尽管,他们的脸因为类似骑士风的面具的关系,都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但都没有将各自的光剑插回鞘内。
         气氛依旧让人感到非常地压抑。
         似乎早在预料中的一样,两把光剑以不同的轨迹沿着同一点冲了过去。
         空气飒飒作响,月亮高悬于空,两道虚影从空气中以半透明的形式逐渐显现了出来。
         两只豹型怪物。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两只豹型怪物,无论是心脏的挑动,呼吸频率都保持着一致。
         甚至,连相互之间的动作都非常有规律,就好像是一个人在行动一样。
         稍稍犹豫了半下,两把光剑从豹型怪物的身上穿过,没有血溅飞洒和肉体破碎的响声。
         落空了。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轻轻闭上了眼。
         战斗就是如此,稍有疏忽,其所面临的就是生命的终结。
         虽然,他们知道自己著装着稀有质地的铠甲,但在这样的怪物面前——
         
        “嘶~”一声惨烈的吼叫声响起。
          三道豹型怪物的身影逐渐显现并从空中一起掉落了下来。
          当两个男人赶到尸体掉落的方向的时候,地面上除了部分碎渣以外,什么都不存在。
          空气仿佛被抽干了一样,诡异得让人无法呼吸。
         “人类吗?”
          一道黑影从楼阁的一端消失,瞬息就来到两个男人的面前,让面前的两个男人动弹不得。
         “这就是现在的人量产的工具吗?材料的质地还不错,可惜也就只是不错而已。”
           虽然黑影来到了两人的面前,但也仅仅只是依稀可见对方身影的轮廓。
          ”等一下!“
          当黑影转身背对着两人的一刻,其中一个男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人?“
          ”勇者!“似乎感觉到了从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另一个男子叫住了那个名为‘勇者’的男子,想着黑影的背影双手抱拳。
          ”在下莫天遥,那位是我的搭档‘未来 勇者’。我们没有想要和阁下为敌的意思。只是希望得到您的帮助,和我们一起守护这个世界。“
          ”是吗?那么,我来问你。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呢。“半响过后,黑影转过身,打量着莫天谣。
           虽然杀气依旧存在,莫天遥却感觉到对方的敌意稍稍减淡了许多。
          ”直觉。如果您想要杀我们的话,刚才我们就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哼!自作聪明的小子。“当黑影的声音传了过来的时候,莫天遥从黑色轮廓中似乎看到了对方的嘴唇微微上扬。
          然后,黑影在两人的面前逐渐模糊起来,淡淡的,就好像原本其本身就不存在一样。
          ”你们还是放弃吧。我不需要同伴,我的眼中只有敌人。我的剑下,唯有妖魔而已。“
          在两人恍惚如梦的瞬间,一道孤傲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回荡在两人的脑海中。
         (解除/解除する)
          机械声轻扬,原本一身铠甲,骑士风的两人变成了两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
          ”呐!莫君,那个人究竟是?“勇者不解地看着莫天遥。
        ‘莫君’是勇者对莫天遥的敬称。在勇者看来,莫天遥就像是自己的哥哥一样。
          虽然,两人的国家经常会有很多的矛盾,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敌视对方。
          至少,莫天遥和勇者就是如此。
          ”他,很强大。不过,放心吧,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危险。至少不会是敌人。“
          莫天遥低下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帅气而又都在意料之中的表情,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嗯!“勇者点了点头,如同一个对拥有强大实力和对一切运筹帷幄的兄长憧憬的少年,缓步跟在了莫天遥的后面。

           ”当绝望降临的时候,也许希望就会伴随在你身边。
           正如有黑夜的时候就会有白天,有开始就会有结束——“
           悦耳动听的声音,从一个住宅内响起。
          手拿着一本《祈世言》,不断虔诚地向着上天祈祷的,是一个美丽得让人看了一眼也无法忘记的乐天派少女。
          夜依雪,正是这个像白雪一样,纯真无暇的女孩名字。
          原本只是个孤儿的夜依雪,因为一次偶然的关系,成为了莫天遥的妹妹。
          为了纪念这个漫天飞雪之夜的因缘,莫天遥便以此取名。
         ”天遥哥,欢迎回来。“
          当莫天遥开门进来的时候,夜依雪已经满脸微笑的来到了门口。
        ”真羡慕啊。你们兄妹俩的关系看起来不错嘛。“
         勇者一脸奇怪地盯着两人的脸看着。
        ”勇者哥,你怎么也来了。不会是——“
         夜依雪尴尬地脸一红,然后以不满的表情看着面前被自己挂着‘不速之客’头衔的勇者。
        ”咳!咳!我嘛,当然是来你们家蹭饭来着。小依雪不会不欢迎吧。“
        ”哼!“夜依雪撅了撅嘴,然后以一副小女人的淑女姿态拉着刚换好鞋的莫天遥的手,向着屋内走去。
        ”有古怪!“勇者一脸玩味地怪笑着。
        饭桌上的气氛非常的和谐,莫天遥三人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夜依雪和勇者不时地因为菜色和不同菜系的搭配发生着小小的争吵。
        莫天遥撑着头,发出”无奈!“地感叹。
        时间过得很快,在这样愉悦的情况下,一顿饭就如此结束了。
        ”那么,小依雪。我们出门咯!“
        ”切!“夜依雪瞪了勇者一眼,然后乖巧的向着莫天遥行出门礼,”天遥哥,一路顺利!“
        ”依雪,在家乖乖的。晚上尽量不要出门。那么,哥哥去忙了。“莫天遥轻轻拍了拍夜依雪的小脑袋,然后在勇者的跟随下转身离开
        夜依雪点点头,微笑地注视着逐渐远去的莫天遥的背影。
         从‘世界受难日’开始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时间。
          十年,对有些人来说很长,有些人来说很短。
         但在这不长不短的十年里,人们从未停止过对未知妖魔的复仇。
        【星宿铠】,正是承载着无数人类灵魂的愿望,由人类所发明的,用来消灭那些未知妖魔的武器。
         与一般的军用护甲不同,【星宿铠】的材质本身就非常稀有,是现今这个世界都最为神秘的物质之一。
         不过,即便是如此稀有材质所造就的【星宿铠】,其本身也不过是人类强化自己的一种‘灵媒载体’。
         将捕捉的不同的被虚弱化或者幼年期的妖魔封印到这个所谓‘灵媒载体’的外壳内,作为与人类现今的天敌‘妖魔’对抗的动力之源。
         打个比方,如果说【星宿铠】是汽车的话,那么被封印其中的妖魔则是汽油,而穿上此铠甲的人则是驾驭着汽车的司机。
         而【星宿铠】本身的材质,其实就是日本于‘世界受难日’在钓鱼岛内所发现的‘妖魔之棺’。
         在至今为止的十年里,‘圣世’已经制造了108件有着不同特殊形态的【星宿铠】以及量产了许多低等级的【护卫甲】。
         正如【潘多拉的魔盒】以及《祈世言》所说,当恶魔的盒子被打开带给了你绝望的时候,希望却会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你的身边,为你
开辟了另一条坦荡大道。
         而开辟了【星宿铠】这条坦荡大道的,是由人类自发联合的一个名为【圣世】的组织。
         现在是第二天的早上,在这个组织的一个分部里。
         “什么?你是说有个神秘的黑影参与到了你们的战斗中。”
         “是的!“
          在莫天遥和勇者的记忆里,面前这个帅气而又刚毅的男子第一次失态了。
         但不愧是【圣世】里最强的十人之一,男子只是稍微激动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那么根据你们所见到的情况,他是怎样一个人。对我们今后的任务会有妨碍吗?“
          ”两个字‘很强’。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是我们的敌人,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
         莫天遥边说着话,边在思考着。
          ”那么,也就是说不排除会对我们威胁的可能咯。遥,现在正处于与妖魔作战的特殊情况,对我们【圣世】而言,是不允许出现任何
差错的可能的。有时候,为了我们的未来,‘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才是我们唯一应该去执行的。更何况,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果能从那个
人身上,把它夺过来,会更有利于我们对大势的掌控。哪怕是将他控制在自己的身边也是不错的。“
          当说到‘掌控’的时候,男子的眼神逐渐犀利了起来。
         ”是的。但我认为与其我们亲自去掌控未知的武器,不如好好利用它来解决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D型以上到SSS型的怪物,我们可以
将其交给他来处理,这样也可以最大化的减少我们【圣世】的损失。放心吧,与那个人的联络交给我好了。反正,他的目标只是妖魔而已。“
         莫天遥摇了摇头,向男子行了个【圣世】特有的标准礼仪,转身离开了。
         勇者紧跟在他的后面,一句话都没说。
         当莫天遥离开后,男子的手机短信响起,只见上面出现了这么两行字——
         ”监视中!小游马,你就放心吧。“
         被称为‘小游马’的男子,单手托着下巴,嘴唇微微扬起,
         ”利用吗?莫天遥!不愧是我们【圣世】的‘智者’呢。那就让我拭目以待下那位神秘者的力量吧。“
         嘶~
         一只蓝白相间的机械鸟,停在了莫天遥的肩膀上。
         莫天遥轻轻抚摸了下它的头两次。
         然后,一段让莫天遥都无法平静的文字投影浮现——
         ”于C街区发现疑似B型的昆虫类妖魔,请指示!“
         ”C区?那不是小依雪呆的那里吗?“
         勇者担心地看了看莫天遥。
         此时的莫天遥似乎没听到勇者的声音,他焦急地冲了出去,已经失去了一副一切都在掌控中的样子。
         (着装!‘星日流星马形态’,A-B-C,Go!!!)
         伴随着机械音,莫天遥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勇者的面前。
         ”真是一个可靠的男人呢。“勇者目光复杂地盯着莫天遥远去的方向。
         ”你不去那里没关系吗?“空气中,一个浑浊而不失阳刚的声音传进了勇者的耳内。
         ”跟上去干嘛?去当电灯泡?切!我才没那么无聊呢。“
          然后,他的声音停了下来,
         ”那么,找到了吗?那个神秘而麻烦的家伙住的地方。“
         ”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对了,‘小游马’这个称呼可不是你能叫的哦。给我记住了。“
         "呵呵!"勇者傻笑着,但眼神却非常锐利,与外憨厚而冲动的他判若两人。
        ”谢谢您的置评。如果还有什么疑问的话,欢迎联系与咨询。那么,请恕打扰。“
        在C街区的一幢住宅小区前,一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脸,微笑地冲着转身关上大门的住户点了点头。
        将右手的东西往左手的手链上轻轻靠近,那被拉上拉链的沉重的工具包便神奇地消失了。
       ”那么,似乎该是早饭时间了呢。是甜点,布丁,蛋挞,还是烧麦呢?“
       望着不远处一片阴云布满的天空,数秒之后的男子一改之前的朴素装扮,一袭青衫在身,潇洒飘逸,宛若从仙界驾云而来的仙人。
       男子舔了舔干裂地嘴唇,似乎很为难地喃喃低语。
       “卟哒,卟哒”一群蝗虫模样的怪物在C区的上空肆无忌惮地飞行着。
        与一般普通的蝗虫不同,这些群居的怪物都是人身蝗虫模样的头,两片翅膀有节奏地扇动着。
        C区的街道一片混乱,不断地有人慌张地从远处奔跑着。
        而那些没来得及出来的人,不是被倒塌的大楼掩埋,就是被破坏后引起的火焰所包裹直至变成一堆灰烬,甚至于有些人成为了那些空中掠食者们的食粮。
        此时的C区宛如人间炼狱,让亲身经历,或者看到的每个人不寒而栗。
        时间是一个无情的机器,滴答滴答的运转着,并不因为这场屠杀的残酷而有丝毫的停滞。
        
       “快点!!!这里,这里。”街道上,一个看上去弱小而无力的身影正在疏散着散乱的人群。
         虽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是那么的微薄。但夜依雪并没有放弃。
         她不停地朝着人群相反的方向奔跑,以期望救出更多无辜的人。
         在C区街道的上空,一个蝗虫型的怪物掉队了。
         虽然它知道自己的翅膀因为倒塌的楼房而有了些微的划伤,但这些却并不妨碍自己的捕食。
        当黑色却充斥着血腥的味道,明亮的眼珠转动的时候,一个看似美味可口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复眼范围呢。
       “食物啊!”怪物依靠着本能,拖着勉强可以飞行的翅膀,从楼顶上‘哧哧’地怪叫着冲了过去。
       “当心!”夜依雪的背后,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冲在了前面,张开了双臂,将少女护在了身后。
        “嚓!”鲜血从男子的左臂中涌出,与此同时,怪物身上的体液也从男子的左臂伤口处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
        “不要紧吗?”男子回头看了看少女。
        “我没事,谢谢了。但,你的手——”虽然只是个小女孩,但夜依雪出奇地镇定。
        “嗯!没关系的。我没有受伤。”男子紧咬着牙,用手遮掩着伤口。
          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鲜血并没有再继续涌出,原本被割伤的伤口也逐渐发生了愈合。
        “那么,小姑娘,那怪物又向这边飞过来了,我们快点离开吧。”
        “嗯!”
         “啊啊!往哪里走啊,小家伙们。大爷我可是不喜欢浪费这么一顿丰盛美餐的哦。”仅仅只是一瞬,挡在两人面前蝗虫型的怪物用一口极不流利的日语嘲笑着面前的两个人类。
          “美餐你妹啊!”年轻的男子大叫着闭上了眼睛,右手以奇怪的冲拳姿势向着面前的怪物猛冲。
            怪物低吼着,没有任何的动作,眼神以俯视的视觉瞪着这个弱不禁风的男子,那样子似乎在说‘睡觉,飞行,吃饭,玩弄和蹂躏歇斯底里惨叫着的人类,乃本虫爷一生一大乐事也。’。
            似乎感觉到怪物的轻视,男子的心跳变得更加的剧烈。虽然本能想要趋吉避凶,但一股油然而生的正义感却在不知不觉中提醒着自己不要作出令一生都后悔莫及的事。
         “哟!”当男子的拳走空,怪物瞬间出手的利刃即将割破男子的喉咙的时候,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打破了原本就紧张的沉寂。
         “啊!我没做梦吧!道士!?晕!这不会是在拍戏吧。”
           看到一个身道士打扮的年轻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男子本能被吓了一跳。
           但也是这吓了一跳的条件反射,男子的身体仅仅只是毫厘之差就躲过了怪物的攻击,但也并不是毫发无损,还是有一小撮头发掉了下来。
         “啊!”当看到自己碎发的时候,男子的脊背还是冒出了冷汗。
           "原来不是做梦啊。果然是真的,天朝传说中的道士,也就是仙长大人真的出现在我眼前了啊。"
         “呃!”道士打扮的年轻人双眉有些微跳,决定无视这个在自己身边唠叨不休,不停抚摸着自己服饰的没有素质的男人。
         “咳~咳!”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定格,即使是嗜血的怪物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年轻的男子上蹿下跳。
           抱着‘这都多久了,这货还在这里乱来,破坏本道士的心情。’这种情绪的,道士装束打扮的男子再也无法沉默下去。
           道士的右脚微微上台,向着正转身的年轻男子的屁股上轻轻来了一下,只听咚的一声,男子的头和大地来了一次的亲密接触。
           同时,怪物口中飞射的液体,以人类肉眼都无法察觉的速度将原本男子所站的地面腐蚀出了一个大坑。
          “喂喂!!我准你动了吗?”刚听到一身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这么说着的时候,怪物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束缚住,完全动不起来。
          “不过,我最讨厌妖魔了。它们总是喜欢打扰我早餐的最佳心情。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不,不会这么倒霉吧。刚出门没看一下黄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遇到了这么强大的人类。"怪物低垂着头,一种郁闷的心情不断翻搅着,想要以低吼来发泄心中的不满,但却又完全不敢动弹。“哎!我们虫类一生中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啊。”
           “啊!啊!就这样——”当刚说到“这样”的时候,怪物的头颅飞向了空中,一股血腥的绿色液体泉涌般从它的身体上喷出。            
             然后,“嘭!”一声,一把奇怪的小剑从怪物的身体中飞射而出,向着女孩身后的阴云中飞去。
             当众人的视线转移到面前的蝗虫型怪物的时候,怪物的身体自燃成了灰烬。
             紧接着只是数十秒的时间,原本盘旋在C区上空的恐怖阴云也逐渐消散。
            天空再次被蔚蓝所取代,而街道也因为一场劫后余生的经历,恢复到了往常的样子
            此时,并没人注意到,原本飞射而出的奇怪小剑再次落到了道士打扮的年轻人手中消失不见。
          “嘶~”心悸地一跳,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迷茫地看着面前的小女孩数分钟,然后摇了摇头,“怪事!怪事!”喃喃低语地转身摇着着头。
            然后,他再次饶有兴趣地盯着傻愣着的男子看了看,只留下了“有趣!有趣!”这几个字转身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那情景,仿佛在这些人刚刚经历的惊险中,这个道士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哇啊!绝对是高人!高人啊!仙长啊!您别走啊!俺要拜你为师,继承您的衣钵。”
            英俊的男子“唰!”地一声向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冲刺着。
            而在离两人消失的地方不远处,英俊男子奔跑的相反方向,正缓步行走着,道士打扮的年轻人身体本能地哆嗦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后方,额头上冒着冷汗。
           “这货!还说什么继承衣钵,我还没死呢。不行,绝对不能再遇见他了。哼!虽然蛮期待他的成长,不过,这样下去他的人生一定会发生某种很重大的变化的。究竟是什么呢?啊~啊~啊!不想了,不想了,平常心,平常心。我啊,还是那晚冷酷的姿态更适合自己。”
             随着心情反复的折腾,道士打扮的年轻人周身的气场再次被压抑和拒绝的黑色所包裹。
            “嗖!嗖!嗖!!!”
            与此同时,一道利箭一般的身影与沉重的黑色擦肩而过。
            绝对不能有事啊!依雪!绝对要活下来啊,哥哥的生命中只有你了。【星宿·星日流星马模式】,快啊!”
            
           “您是说那人啊,不好意思了。他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哦。不过,先生,你们二位是他的朋友吗?如果是的话,请麻烦帮他把欠我的钱还清哦。虽然,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啦,但是一码归一码哦。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人啊,还是要凭良心办事的呢,作为社会正规化平民的一份子,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哦,不要忘了为这个和谐社会做点贡献啊。”
            “扑哧!!!我受不了了,真的,现在,绝对,完全受不了了。”
            看了看不愧是专业级的房东,以及被郁闷得头大如牛,传说中最强十人之一的男子,勇者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啊!!!”完全忍受不住奇怪房东的语言攻击,男子终于从沉默中爆发了出来“这个无赖的二货,下次遇到,我绝饶不了他!绝对
啊~“
             “阿嚏!”远方,道士打扮的年轻男子轻轻地打了个喷嚏。
              ”又是哪个美女在想我呢?” 随即,他摇了摇头,”不行,虽然佳人在远方思念,但是落脚的地方还是得先找到才行呢。对了,还
有我的午餐啦。这也是不能忘的。对了,我现在要冷酷,冷酷才对。“
             “似乎,你对我很有意见啊。勇者君!”
               男子冷冷地看了看正捧腹大笑的勇者,然后嘴唇微微上扬,摆起了一张令勇者逐渐石化,内心感觉不安和一辈子都不想再从面前这
个人看到这种坏笑着表情的笑脸。
               “不~~~!”
                还没等勇者从这种不妙的情绪里反应过来,男子再次开口,
               “那么,房东先生。我只是从楼下经过的可怜路人呢。被这货生拉硬拽到这的。您看我这小身板,像是要赖账和有欠账不还那种死不要脸的恶习的人吗?不过,我边上的这位先生可是非常不同的哦。他虽然没您说的那位那么无耻,但是请您相信,这位,即那人最好的朋友可是非常乐于绅士地向您献出他珍贵的良心的哦。”
               “哦?是吗?”
                 房东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面前“这叫什么事儿啊,这有我什么事儿啊。我就不该这么愚蠢地笑出声来,还是这么大声地笑地”有些歇斯底里的勇者。
                以“你要是不替那家伙还钱,你就等着回去接受我的鞭刑吧”的凶恶眼神瞪了瞪勇者后,男子以很有趣的眼神,肯定地点了点头。
                终于,说着“小勇者君!回去可不能再那样乱说话哦。否则,你应该知道自己会有一个怎样的后果的。对于那样的结果,我的内心也会非常高兴和期待的哦”并逐渐变声的男子眼神渐渐变得犀利起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看着不停点头的勇者。
                                            
                【】几位不寻常的剑者,几场不寻常的邂逅,剑者与妖魔之间的战斗终于以此开启了一段特别的人生。
圣斗士周边专业测评,还不快看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4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符号什么的就凑合一下吧,我可是深更半夜好不容易才有时间发的,起码也得先给个奖章勉励一下吧。哈哈!!!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我有时间再上来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錯的文章
一定要支持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进入圣域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LL4SEIYA圣斗士热血传说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19-8-25 02:22 , Processed in 0.077926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