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4SEIYA圣斗士星矢-永远的热血传说

 找回密码
 进入圣域
查看: 1077|回复: 6

[圣文原创] 【Ω同人】时刻——TIME OF TIM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5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刻——TIME OF TIME
文:StxS[司徒星笙]
StxS:全文载于《圣斗士星矢Ω》同人合志《Shine like star》,此本于2014104日魔都SSonly首发,根据主催与参本作者联合约定,首发半年后作者可自行发布参本内容,谨以此纪念Ω完结一周年。
第一章  暗灭之刻
阿普斯的黑暗,消失了。
地面,巴比伦塔。从上方的十二宫,红黑铠甲们四散奔逃下来。
“队长,不好了!席勒大人的人柱开始熔化了……我们也逃吧……”
队长一巴掌将他扇到地上:“说什么疯话?圣斗士会放过我们?趁着他们还没出来……杀了他们!”
“钢铁闪箭准备……发射!”突然传来了射击声和火星士的惨叫。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群和自己差不多的“杂兵”,领头的一橙一绿。“哪来的机械人!是不是圣斗士?不是就赶紧滚!”
“哼,你这个问题倒难回答。”“不过该滚出这个世界的是你们!”
“幼狮轰炸!”“死亡咆哮!”
“快撤!往人柱那边退!”可是那个方向又噼里啪啦起来。
“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吊挂大熊!”
“搅闹学校还把我们关进这破地方,今天全都向你们讨还回来!剑鱼斩!”
老师回头看了他一眼:“斯皮亚,你们几个去救一下乔治老师,他被包围了!”
“吁……没了暗属性力量的加护……你们……不值一提……”纸上谈兵的属性课老师,脱困后的第一句话就不离本职工作。火星士余党兵败如山倒,被两军夹击几乎杀得片甲不留,队长孤身逃出巴比伦塔,迎面走来了一个老熟人,还穿着Palaestra的学生制服。
“水蛇座白银,你来的正好!有人造反,去杀了他们!”
来者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拿出一个满是裂纹的圣衣石:“你说的是这个?”突然他掉了几滴眼泪,“过去啊,本大爷因为找不到属性受够了窝囊气,这次修行才搞明白,没有小宇宙,属性什么的全是瞎扯!”
于是他拿出了另一个完好的圣衣石。“你……你要干什么!”
“为了教你一个比小宇宙更重要的道理。就这么燃起来吧!”圣衣石上闪起了妖毒的紫光:“新生吧!海蛇座的圣衣!”
队长惊讶的表情渐渐呆滞,停顿。三根毒牙从他的天灵盖上插了下去。“道理就是,胜负向来是由脸决定的。记好了,送你上路的是我海蛇座的市大爷!”
“哟,市老弟,你这新生圣衣……看着咋跟旧的一样,返祖了?”追兵姗姗来迟。
“啰嗦!蛮,那智,你们两个倒是逍遥自在,教出什么不得了的学生了?”
前代幼狮座略作沉思:“最近倒确实是来了一个奇怪的学生,总觉得……假以时刻前途就不可限量呢。他的名字是……”
第二章  回归之刻
“玄武大人,全员撤离至安全区域,已确认!”
“玛尔斯的时代,到这一刻,结束了。”掌控十二宫平衡的黄金圣斗士,撤去了最后的支持小宇宙。摇摇欲坠的玛尔斯十二宫终于完全崩毁,基座的巴比伦塔,玛尔斯圣域王朝的象征,也一并被砸得灰飞烟灭。
“接下来的不是新雅典娜的时代,而是……雅典娜的新时代。”见证了玛尔斯所为的圣衣修复师如是说。不远处的山崖上,是正在用小宇宙幻化原版十二宫的女神,回归的传说在她身旁。
“好可怕的火鸟!双子座大人!双子座大人!”一阵叽叽喳喳。
“吵死了!双子宫那些会说人话的畜生,尽说些疯话……糟了,我的骨头牛!”金牛座的哈宾格冲向巴比伦塔,被玄武一把抓住:“来不及了!没有生命的东西就算了吧。”
哈宾格怒道:“你知道我收集这些骨头用了多少时间么!”
玄武一本正经:“反正你这些原材料来路也不正,不是圣斗士所应为,还是别留着了。”
“没空听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废话。”哈宾格不服气地走了。
————————————
一夜之间,新的十二宫重建完成。雅典娜厅,也就是原来的“教皇厅”。
“雅典娜,昨天在伪十二宫发现了受伤的双子座,她情绪不大正常,尽说些冒渎言语,想谋害您,我只好用水晶墙把她困住,一时无法请示您,我跟玄武自作主张,把她关去斯尼旺岬了。”
沙织面色阴郁:“双子座……”
玄武接道:“这代的双子座是个女孩子,似乎对我师兄心存爱慕……”
沙织觉得似乎不妥:“心中有爱的人,不会是坏人吧?恐怕只是一时迷茫。”
玄武禀道:“此事就请交给我处理吧,总归得先让她冷静冷静。”
沙织轻叹一声:“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另外两名黄金圣斗士呢?”
贵鬼上前一步:“他们是玛尔斯选拔的,暂时……还不太认同我们。不过青铜与阿普斯激战之时,若不是他们出手相助,地球早就毁灭了……您觉得他们适合留任么?”
沙织意味深长地一笑:“阿鲁迪巴和沙加,也不是我选的。”
————————————
“星矢,借一步说话。”散会后的贵鬼露出了童年时的坏笑。
星矢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你小子当了黄金,坏主意肯定更多。”
贵鬼笑道:“给你看个东西。我在双子座圣衣上还发现了焦痕,绝非水属性的百龙霸所为,显然在龙峰走后,双子座又遭遇了什么不幸……然后我发现了这个。”
星矢看了大吃一惊:“就是这暗器!是他……”
“没错,他跟你几乎同时失踪……又同时回来了。”
星矢回忆往事,又笑了起来:“不愧是见过三种银河星爆的男人,也就他能对女孩子这么不客气。”
贵鬼唏嘘道:“我一次都没见过……真想看看这一代的呢。”
第三章  治愈之刻
中东。
医生正把写着“诊所”的牌子从门前拆下。
“不好意思……请问……是下班了么?”来问诊的是一个目光清澈的蓝发女生。
医生的小宇宙微微一颤:“是。不过请进吧。”
蓝发女孩嗫嚅道:“其实……并非是身体上的原因……”
医生露出天使一般的微笑:“没关系,无论是什么……明天我就离开这里了,你是我最后一个患者。你哪里不舒服?”

“您真是个温柔的人……现在我的姐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该怎么办?”
医生的目光,在访客眼中犹豫了片刻:“其实……我曾经陷于同样的困境。”
“您的哥哥以前也……”这话颇为随意,医生眨了下眼睛笑道:“是呀。”
突然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姐姐,那么,无论如何也要纠正她。就算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有这个觉悟么?”
“感谢您的指点!”“其实结论早就确定了吧?一定会好起来的。”
医生目送着“患者”消失在荒漠中。“好久不见,我们之间不至于用锁链问候吧。”
一阵寒风吹过,不速之客现身:“她一定知道你是谁。AndromedaShun。”
“我大概知道她是谁。Cygnus Hyoga。”两人相视而笑。
“魔伤的假期结束了呢,还真是漫长的一次。”冰原贵公子的面前卷起阵阵黄沙。
“是啊,又要回到不情愿的战斗中去了……异次元空间……还记得么?”医生想起了当年的双子宫。
“那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我几乎只记得天秤宫了。”这似乎是个幽默。
医生觉得有点冷:“不记得也好呢,那种九死一生的残酷。”
“不过……”突然从对面传来一阵坚毅的温暖,似乎连冰都要融化、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孤军奋战了。”
第四章  光灵之刻
雷·暗遗迹废墟。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里。”小王子感到附近有人而停止了搜寻。
“是同为雷属性的直觉么?”现身的是蛇夫座莎尔娜。
“你经常来这里么?”“是啊,每次都一无所获……毕竟是我把她拉上了这条路。”
伊甸紧紧地抓住了自己掌中的耳环,想哭却哭不出来:“人心还真是奇怪呢,总是想找到什么……又害怕找到什么。”
莎尔娜觉得不是个滋味:“那时真是对不起了。”
伊甸苦笑道:“不,我还要感谢你替我完成了本是我的职责……要是我早点明白就好了。”
莎尔娜的语气突然变得高昂而坚定:“光明……会回来的。”
伊甸转过身来:“莫非你也相信什么死人复活的说辞?刚才来的路上我还碰见一个,说是只要我加入他们,阿莉雅、父亲、姐姐,都能复活……”
莎尔娜也不明底细:“大概是什么新兴宗教的神职人员吧。”
伊甸不以为然:“那人长着一对异色瞳,打扮奇怪,手里拿着个黑沙漏,与其说是神职人员,还不如说像个小丑。就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他自称是二级帕……”
莎尔娜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里……不是有一座新坟么?”
“果然!”两人以雷霆万钧的速度奔了过去。
伊甸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阿莉雅……真的……是你么……”
莎尔娜按住他肩膀:“喂喂,你看清楚一点,第二个字母不是R,是S!”
——Asia,我最亲爱的姐姐。
确实差了一个字母,伊甸又只能苦笑:“原来墓主是叫阿希雅,果然……还是一无所获。”
莎尔娜轻叹一声:“阿希雅是‘亚洲’呢。莫非立这个碑的人叫亚美利加,或者……你怎么了?”她注意到伊甸的脸色突然变了。
“不,没什么。”伊甸转而对着墓前的花说:“哼,谁会相信你的鬼话!明明就做不到吧!况且在我心中,她……从来就没有死!”眼泪终于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伊甸,我刚才并不是说,已死之人一定能够复活……但是,我相信奇迹。因为圣斗士,正是奇迹的创造者啊。曾经我也失去了我的光芒。”莎尔娜望向圣域的方向。
“但是,十三年,它终于回来了……只要不放弃希望,你的光芒也一定会重现的。”
第五章  流转之刻
处女宫。“有事么,金牛座的哈宾格?”
玛尔斯的旧友从来都不会去拜访别人,尽管他偶尔会迎来不速之客。
一个羚羊头骨飞了过来:“不动老儿,我是来跟你道别的,今天我要离开这鬼地方。”
他闭目养神,连头都不动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了么?”
“哼,被玛尔斯选中的黄金,只剩下我们俩了吧?新世界哪里还有我们说话的份儿?我还是识趣点,赶紧滚蛋算啦。劝你也早作打算为好。”
————————————
花开,然后花落。停留,还是离开?
他并不清楚原本的处女宫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座不环保的园子,空空荡荡地只有两棵树。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踏足此地。
“也许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吧。”他站在树下自语道。
尽管树是不会说话的,树下却闪起了黄金的光芒。“那是……凤凰的尾羽么?白羊座在双子宫发现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更加奇异的是,不仅是这莫名出现的羽毛,处女座的圣衣竟也闪起了金光,这被称为“共鸣”。金光的汇集之处,依稀地出现了人影。
“何方神圣?”异色瞳张开了。
kan!”一束小宇宙由他手上发出。
kan!”人影外出现的防御罩将攻击化为无形。
“处女座的继承者啊,你我之间,本无需多言。”谜之声音在空中回响,树叶簌簌响着,花瓣纷纷落下,“此圣衣选中之人,终将洞悉这世间的真理……”
又一次的涅槃之旅开始了:“因为是最接近神的人。”地面上只留下光芒消散的凤凰尾羽。
“请你留下来吧,处女座的不动。并不是为了守护不受信任的我……”金光再次闪耀,然而这一次是胜利女神之杖。
“究竟是何时……”
“而是为了见证人类的未来……守护这大地上的爱与和平。”
第六章  强锐之刻
拖着一箱子骨头的哈宾格踏过多日无人的白羊宫。
“总归也是并肩战斗过的,不打个招呼就走么?”念动力随声而至。
“贵鬼你这家伙……怎么偏偏赶在今天回来了!”不辞而别被发现,未免有些尴尬,“想阻拦我么?”
贵鬼垂头叹息:“我可没这个打算,只是觉得你如此轻易地放弃了自己的抱负,有些可惜啊。”
“哪里放弃了?让我佩服过的真正强者只有伊奥尼亚和玛尔斯。这两个都已不复存在了,我还留在圣域作甚?”突然他拿出了金牛座的头盔,掷在地上,“伊奥尼亚告诉我,折断这金牛座之骨的,也是真正的强者!我要去把那个人找出来,试试他的骨头够不够硬。”
贵鬼露出了白羊座祖传的“一切尽在掌握”之微笑:“你为什么从来就没戴过这头盔呢?”
哈宾格怒道:“你倒是修啊!戴着这种头盔,气势上先输三分,还如何折断敌人骨头?”
“贵鬼大人是不会修的!”罗喜突然跳出来插话。
“是的,很遗憾……因为那是吾师的遗命。”贵鬼的语气沉重而严肃。
“这牛角是前代的金牛座阿鲁迪巴,在与被他轻视的对手战斗之中折断的。我的恩师想要帮他修复,却被他拒绝了——为了铭记那场战斗。我亲眼见证了这个故事,希望这种高尚的战士品格所留下的印记,能够世代相传下去。
哈宾格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居然有这种事……”
贵鬼笑道:“哈宾格,真正的强者可不一定锋芒毕露。回去吧,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雅典娜的希望,也是你想找的‘真正强者’的意见。”
“开什么玩笑!那个人不是圣域的敌人么!”
“那个人是天马座……不,射手座的星矢。”
————————————
数日后,圣域墓地。
沙织率先向山羊座伊奥尼亚的墓碑献上祭奠之花:“由于我十三年任性的隐居,引致了惨烈的内战,致使众多的圣斗士失去了生命。纵然理念不同,大家都心向美好……”
星矢手中的花则摆在玛尔斯墓碑前:“而这样的信念,帮助我们打败了黑暗之神阿普斯。”
“就让时间来抚平大家心中的创伤吧。”长久的沉默。在场的圣斗士们,纷纷将自己的哀思传递给自己战死的亲友。很多墓碑里面并没有遗体,例如水瓶座的时贞——而这对于圣斗士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正如早年的艾俄洛斯一样。
参与了十二宫之战的青铜们仍然在休假。
原本从不参与这等俗务的不动却破例前来,因为他受人之托。
有人说,他在玛尔斯的墓前献了一束花,还坐了很久。
狮子座迈锡尼和天蝎座索尼娅的墓前放着同样的花。
哈宾格将两条猪排甩在伊奥尼亚墓前:“喂,老头,你不是喜欢吃这个么?虽然有些人说你就是为了当个什么教皇,我才不信呢。让我感到强者威严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是如此?不管怎样,你的意志我继承了!”
两年后,在原Palaestra校长的府邸,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库房,里面存放着他担任代理教皇时利用职权从圣域转移出来的资料档案,这些资料躲过了玛尔斯之变而得以留存。而现任教皇亲自去解封之际,却在门上发现了雅典娜的封条,封条上还写着一行小字。
“留给胜利的女神——城户沙织小姐。没能拯救您的伊奥尼亚。”
第七章  迷惘之刻
Palaestra,久违的全校大会。
“任命前任大熊座青铜圣斗士檄为Palaestra代理校长。”沙织将委任状交给檄,翩然而去。
“呃……雅典娜由于圣域事务繁忙先行离开,后面的委任状由我代为宣读。雅典娜任命幼狮座青铜圣斗士苍摩为Palaestra助理教师!”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请苍摩学长给大家讲几句吧!”
苍摩得意忘形地大笑起来:“嘿嘿嘿,想不到我也这么出名了。要说点什么的话……在场的师弟们,一定要保护好可爱的姑娘们哦!”众人哄笑起来。
代理校长白了他一眼:“雅典娜任命海蛇座青铜圣斗士市为Palaestra助理教师!”掌声稀稀落落,当选者愤怒地喊道:“还是水蛇座的白银圣斗士!”
苍摩拿出一张递过来的纸条,读了起来:“今天我们还特别请到了归来的传说,射手座的星矢!我们可是从小听着他的英雄事迹成长的,竟能得见真人怎能不激动万分呢?下面我们就有请这位下任教皇的不二人选!”
坐在第一排的便装星矢听到这里,吃了一惊,回头看看,人群嘈杂议论纷纷,暗自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却也不上台去。檄心中暗骂:“这是哪个混蛋递的稿!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玄武见情势不妙,跳上台去:“咳咳,不好意思,刚刚圣域发来急报,有一件事情需要星矢亲自去处理,今天就不能给大家讲话啦,下面我们有请新任代理校长讲话!”于是脸都被气绿了的星矢得了个空,起身向大家挥了挥手,光速撤走。
却见一个红发少年站在校门口,那正是光牙了:“星矢?”
“雅典娜不是要求你在岛上好好休息么?为什么随随便便跑出来?”星矢扔下一句语气严厉的话就走了。光牙却也不理会,径自走了进去,正撞见开小差的市学长。
“沙织小姐呢?”“早就走啦。”
“可恶……本来今天可以见到的……难道是星矢把她气走了?”光牙一拳打在墙上,把市吓了一跳:“你小子干嘛呀!”定睛一看,光牙已经不知去向。
苍摩也奔了出来:“光牙呢?”“走啦。”
“可恶……本来今天可以见到的……”
“你们两个不要说一样的话啊!”
光牙在荒野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
当年在岛上,有沙织小姐。后来去周游世界,有阿莉雅。现在他拯救了世界,却只是孤单一人……
“想见见真正的雅典娜呢——”然而,自从火星归来,连他都没有见过真正的雅典娜。
“谢谢你保护了这个世界——”可是,战斗的目的只是如此而已么?
第八章  约定之刻
雅典娜厅。
“星矢,请抬起头来。”
“这是雅典娜的命令么?”星矢站起身来,却还是面目低垂,阴云密布。
                                                      
“不要为教皇的流言蜚语而担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的。”
“雅典娜……身为女神雅典娜,或者是身为雅典娜的圣斗士,总有很多无可奈何之事,我想我们都早已习惯了吧。”星矢的回答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冷酷。
沙织觉得心口一痛:“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就像隔了一层墙壁一样?”
“只是我们都被时间改变了而已。雅典娜。”星矢轻轻拽了拽射手座圣衣上的围巾,“射手座的艾俄洛斯,教皇候选,圣斗士的表率,我无法企及的前辈。要想成为那样的模范,简直比弑神还要难呢。”
“你做你自己不就好了么?更何况你不是早就……”
“雅典娜,玛尔斯变乱之后,圣域需要一位教皇,这一点您比谁都清楚。”星矢继续棒读式地说话,“而让我守在这原本的教皇厅——您的隔壁,而不是射手宫,恐怕流言蜚语也不仅仅是流言蜚语吧。”
“不是的!才不是为了那种原因!”沙织的声音有些发颤,“我们可以去请紫龙……”
“紫龙因为成家守业的关系早就连圣斗士都不想做了,当年他就拒绝过三次。”
“那还有瞬……”
“瞬拒绝过四次。冰河和一辉平时根本找不着人,贵鬼以修圣衣为推托……”
沙织倏然站起身来:“够了!住口!”
星矢吃了一惊,转而笑道:“这倒有点当年把人当马骑的大小姐的意思了。”
沙织嗔怒道:“都是你逼我的!”突然她的语气又缓和下来:“哎,你知道么……战斗又要开始了,我有强烈的预感。”她拿出了当年撒加想要杀他,后来又被她用于自刺的黄金短剑。
星矢轻叹一声:“果然之前的战斗又是前哨战么?您拿出这不祥之物……”
沙织苦笑道:“其实这原本并非是撒加杀我所用……而是在神话时代,我,不,雅典娜……弑神的利器呢。那被杀害的神灵……是朋友,是如同妹妹一般的存在。战争女神的残酷宿命,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星矢走到近前,声音变得有些温柔:“不用担心,我会守护你的……不论她是谁。”
沙织觉得眼中一热,仿佛空气都湿润了:“喂,我答应你……等这场战斗结束以后,我们一起来选一个新的教皇好不好?然后我们就……”她闭上了眼睛,等着星矢更靠近些。
可是她只听见黄金短剑摔落在地上的响声,一如哈迪斯之战的分别。
星矢的声音已在远处:“雅典娜,您上次说这种话,是十三年前的事。”
第九章  逃避之刻
斯尼旺岬。
“那边的两个人似乎具有很强的小宇宙,说不定会成为那位大人的威胁……要不然……现在就斩了他们。”红发男子握紧了自己手中的粗剑。
“不要嘛,没看出来区区虫豸也在约会么?就像我们一样。”他身边的女性并非善与之辈。
回报是厌恶的眼神:“谁要跟你这家伙约会。更何况……那是两个男人啊!”
“似乎很久都没有来到这里了呢,很熟悉的感觉。”其中的蓝发男子眺望着远处的夕阳。
“圣域的牢房里又有了新的囚犯,变数将至了吧。”周游世界的音乐家似乎知道些内情,“不过涨潮时也不会被淹没,似乎人性化了很多呢。”
连神都敢欺骗的罪人……现在的住户,是与他宿命相似的存在么?
这个人正在百无聊赖地用花瓣玩着算命的游戏。
“还是没有得到救赎么,帕拉朵珂丝?”来者是天秤座的玄武。
原双子座瞥了他一眼,继续撕着手里的花瓣:“一上来就问这种无趣的问题。刚才听到优美笛声的好心情都被你破坏了。”
玄武嫌弃地看着大海:“你就不打算出去了么?”
帕拉朵珂丝用假声说道:“吶,反正出去了也没有人爱我,不过我让你放我出去你就会放么?让我向那个可恶的女人妥协是不可能的啦。喂,最近紫龙大人和龙峰怎么样啊?”
玄武犹豫了片刻:“我……没有见过他们……下次见到师兄的时候会告诉他。”
反馈是歇斯底里的笑声:“骗人的啦。你根本就没有勇气去见紫龙大人,甚至不敢穿着这天秤圣衣踏足庐山半步。因为当年你跟他不和而出走,后来又抢夺了他儿子手上的天秤圣衣,问心有愧吧?我都知道的哦,紫龙大人和他身边的人,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
玄武额头青筋暴起:“你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
帕拉朵珂丝捂着嘴笑:“正视现实吧,你比紫龙大人差得远啦,因为他的温柔会宽恕你,而你却不知道这一点。”
玄武转身怒道:“住口!我跟师兄……是不一样的!”
“可是呢,就是这样的你,马上就要成为教皇候补了呢。虽然不情愿,还是得祝贺一下哟。”
“一派胡言,哪有这种事情!雅典娜从来没说过。”
帕拉朵珂丝把手中的花瓣甩了出去:“城户沙织很快就会公布了呀。我可是能预知未来的。而且……你会死的,历史上极少有教皇候补成为教皇,死亡率可是超高的哦,”
玄武淡然笑道:“那又如何?圣斗士本就与死亡相伴,早就该做好觉悟了。你还是在这里继续反省吧,我来看你真是个错误,师兄当年救你的时候也一定不会料到这一天。”
帕拉朵珂丝冲到监栅前:“等等!你就不想听听化解之法么!”
“想想也知道的。那种需要牺牲更多人的化解之法,不听也罢。”玄武远离的步伐没有一丝的犹疑,帕拉朵珂丝先是一怔,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叫道:“真是无可救药的蠢!”
人类似乎总是在重复同样的错误,说着类似的话语。笛声又响了起来,伴着夕阳西下微凉的海风。
“快点醒过来吧,帕拉朵珂丝……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许你我都会死……说不定我们只有短暂的时间可以活下去。”
第十章  起舞之刻
俄格边境。
尽管曾经遭受战乱,心怀希望的人们仍然愿意踏足风险之地,过着多姿的人生,而舞会正是他们尽情放纵的地方。
在舞池中央,一个年轻的少女在孤独地飞舞,尽管她心中的忧虑一刻都未被忘却。“女神星畔的黑暗,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个女孩跳得真好!可惜没有一个人跟得上她的速度。”
“不对,有人去跟她搭档了……而且舞步如此相似……”
…………
“来一杯波尔多红酒。”金发男子看了女孩一眼。
“呃……橙汁就好。先生您能跟上我的速度,恐怕……不是普通人吧。”
酒递了过来,对方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每当此时,就想起我的老师来。”
“我也想到了我的老师呢。她对我很好……虽然她对我一直很严格,在冰天雪地中历练,偶尔还会把我带到一个冰洞,那里面好可怕,像是有鬼怪一样。”
“哦?”酒杯后是不易察觉的微笑。
“您知道么,这种舞蹈也是我的老师教的。我还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人会了呢。”
金发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想她也是从别处学来的,大概早就忘记是谁了吧。”
少女笑道:“说得是呢……也许吧。”
突然外面传来了嘈杂声,金发男子一跃而起:“哼,情况不妙了。”
…………
怎么可能忘记呢。
“老师的舞姿真是天下无双啊。”少女以憧憬的目光看着孔雀开屏一般的女圣斗士。
“天外有天哦。这世上有一个人比为师更加擅长这种舞蹈。”
“真的么?他是谁呢?”
“他是极寒的存在,不喜欢在我们面前出现呢。不过在冰洞里……也许有机会遇到他吧。”
…………
金发男子冷冷地看着对面数以百计的深绿色铠甲战士:“竟然出动这么多人来刺杀一个姑娘,帕拉斯的战士还真是没用啊。”
“我要和你……一起战斗!”少女追了出来。
“哼,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金发男子手拈一枚钻石,“去嘉米尔吧,天鹰座的尤娜!”
“我不想再像那样分别了!但是……”尤娜感触着四溢而出的寒气,艰难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尤娜啊,那个人的舞蹈,是连灵魂都能冰结的钻石之制裁。其名为……
“总要有点战意才行呢。”钻石爆裂开来,幻化成飞舞的天鹅。“新生吧!Cygnus Cloth!”
——DIAMOND DUST
第十一章  降临之刻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
“小天使们,希腊船王朱利安·索罗和音乐家索伦多先生来看大家啦!”修女引来了两名不速之客。
近数日来,这座城市屡屡遭到来历不明的战士袭击,很多受害者因此变成了石头,留下一些“孤儿”被教堂收容,其中也有一些流离失所的成年人。
海魔女苏兰特一如既往地用笛声治愈着他们受伤的心灵,可是他发现听众里面有一个英气逼人的家伙,并不似刚刚受过什么伤害,而仅仅专注陶醉于音乐之中。
突然,朱利安少爷的瞳孔散开了,表情也变得凛不可犯。这是海皇的意志降临的信号,苏兰特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
【波塞冬大人,有何指示】
【你难道没有发现斯尼旺岬的两个人有问题么】
【属下无能】
【这个绿头发的是他们的同党,干掉他】
笛声微妙地转换成了死亡交响曲,不动声色地向着死亡高潮而去……目标只有一个人,其他人都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
突然,那唯一的听众双眼直视着他。
【真是美妙的笛声。请你把这些人带去安全的地方,一个小时之后,天罚将至】
乐曲戛然而止。几乎同时,聆听者也不知去向了。
“为什么停下来,苏兰特?”迎面而来的是王者的威严。
苏兰特单膝跪地:“实在抱歉!曾经有人说过,会吹奏出这样优美乐曲的我不是坏人……那么能够听懂我的音乐的,也不会是坏人吧……”
一个小时之后。
放下一记时光迟延的欧罗巴略有些失望:“啊呀呀,这次怎么没有中招的人类呢?”
“时刻已到,我要去迎接帕拉斯大人了。”方才的听者着袍仗剑而行。
“你且好自为之。”持剑者抬头一看,海魔女正坐在路灯上。于是笑道:“我是该感谢你手下留情,还是笑你心慈手软呢?”
“都不需要。我只是觉得,你与我是同样的类型而已。”
————————————
城内。
“小马座的基塔尔法。你叫什么名字?”越来越多的刻斗士兵冲了过来。
“哼,也是匹马呢。独角兽飞奔!”敌阵中被杀出了一条线,“独角兽座邪武。”
“今天的杂兵越来越多了,这座城看来是要沦陷的架势,有必要向圣域求助……”
邪武感觉到了一种空前的压迫感:“小心!来了个厉害角色……”
“人类垂死的挣扎么?”敌人未及露面,两个人都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来自地狱的火焰,阻挡在二人面前:“你们两个,闪开。我来做他的对手!”
“真是太有趣了!”
第十二章  战斗之刻
嘉米尔。
“荣斗,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两个人都已修好了圣衣。
“并没有什么计划,但是应该不会再做圣斗士了。”忍者的眼镜片反射着太阳光,炯炯有神,“毕竟大哥的仇已经报了,驱使我成为圣斗士的心愿已了。”
“是啊,父亲和世界都恢复了正常……应该也不需要我们再战斗了吧。”龙峰的表情却并不轻松,“可是父亲似乎没有让我停止修行的意思呢。”
忍者不在意地一笑:“天龙座,世代相传的名门,还真是麻烦呢。”
“说得好像你就没有继承富士流的压力一样。”
突然一阵雷光从两人身旁掠过,却并不见人影。
高塔之上,贵鬼整理着材料:“今天来了三个……还有两个没来……还有一个不用修……”
————————————
日本。流田P所属公司。
“社长,今天来了一个奇怪的少年,说是想要做摇滚乐队的主唱。”
“哦?把他的简历给我看看。”社长吞云吐雾。
“他就没有简历……不仅如此,他简直就不像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自荐的原因,居然是因为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我们旗下乐队的歌!居然还听那样的收音机……”职员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形状。
“是哪首歌呢?”
“就是《圣斗士星矢Ω》的片头曲,每周日早晨放的,‘叮叮叮’的那个。”
“他唱得怎么样?”
“颇有些天分,但是偶尔会发出意味不明的嚎叫声。”
“你的意见呢?”社长在电脑上敲打着。
“我认为让他出道为时过早,还需要多加锤炼。”
“哼,你可真是没有眼光。立即给他组乐队,一刻也不容耽搁。”
电脑屏幕上是一封T公司转载过来的邮件,署名为“玲子”。
“请务必认真考虑那个人……因为他的摇滚即将拯救世界。”
————————————
五老峰。
“邪恶的力量已经启动了。”金发的谜之男子,背着一个大箱子。
“这一次我们也无法置身事外吧。”医生颈上分明戴着一个好似玉佩的东西,“战斗,伤害,牺牲……要是时间能停止在这一刻,就好了呢。”
一直打坐在那里的沉默者突然开口。
“不,那一刻……正是战斗的开始。”
九天流落的庐山大瀑布奔涌而下,不舍昼夜。
                                 THE END
尾声  历史之刻
Palaestra,历史课教室。
“司徒先生的《时刻》一文,记述了帕拉斯-萨图恩圣战相关的一些事情,当然啦,这些都是野史补充而已……正史是怎么说的呢?请大家拿出笔,翻到教材第244页……”
新来的女教师康特拉莉,因其可爱的外表且经常卖萌的习气深受学生喜爱,可是她的讲课风格却颇特立独行,每次拿几篇野史文章给大家读,然后花三分钟划一划书上的重点。
“老师,您为什么不仔细讲书上的内容呢?”终于有学生不怕作死地发问。
“啊呀,书大家自己看就好了嘛。而且偷偷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哦,教科书上的东西未见得就是真实的历史哟——这话不许告诉校长。”
“老师,书上说双子座的帕拉朵珂丝死在帕拉斯-萨图恩圣战中,这可信么?”
康特拉莉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个啊……确实不一定的嘛。要说理由的话,也是找得到的——”突然她的头发时蓝时黑,“因为圣域不允许一个星座有两名圣斗士同时存在。现在的双子座只能是茵特格拉,于是另一个死掉就最方便啦。”
突然一个穿着褐色外套,头发半黄不橙的男人出现在门口:“下课时间到了,康特拉莉老师。你在上课时讲这种事情,就不怕瞬校长的锁链电疗么?”
康特拉莉白了他一眼:“切,我才不信他忍心打我呢。同学们,下课啦下课啦,讲最后一句:现在的天秤座也只能是紫龙大人。”于是学生纷纷散去。
男人摇摇头表示无奈:“你又暴露了。中午不一起吃饭么?”
“吃什么?紫龙脱袍?”康特拉莉眨着故作纯洁的眼睛。
“你敢不敢换个口味!一定要这么重口么?”其实这道菜只是扒了皮的茄子而已。
“决定了!今天中午吃甲鱼汤!”男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评分

参与人数 1小宇宙 +120 收起 理由
弃天帝 + 120 神之文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5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xt大作必须顶起~
这种堪比正史的野史实在很好看~
尤其是看到了我的三位本命都有提及真是太开心~【喂
圣斗士周边专业测评,还不快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7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叶 发表于 2015-4-5 21:54
xt大作必须顶起~
这种堪比正史的野史实在很好看~
尤其是看到了我的三位本命都有提及真是太开心~【喂

支持~~~帕拉朵珂丝和玄武都有出场,实在太开心!要是正史真的如此结束就好了,没有人死掉,大家都Happy Ending For Ev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5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第九和第十一章简直不能再赞!!

另外有个小意见,尤娜出生地的线索有三条:法国血统、op2尤娜背景里出现的苏系坦克,老师是俄国人,认为她生在高加索只综合了后两条,但把三条线索全照顾到的地方也是有的——叙利亚或黎巴嫩.

叙利亚和黎巴嫩曾经是法国的“委任统治”殖民地,那里有法国侨民,两国在独立以后饱经战乱之苦,叙利亚后来接受了苏联军事援助,直到今天在叙仍然有俄罗斯军事顾问和俄国侨民。

这么推敲下来,尤娜更可能是生在叙利亚的法国后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6 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来围观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30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挖这么多坑真的好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2 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帕朵痴念心犹在,终于还我玄武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进入圣域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LL4SEIYA圣斗士热血传说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19-9-22 16:05 , Processed in 0.078901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