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4SEIYA圣斗士星矢-永远的热血传说

 找回密码
 进入圣域
查看: 1033|回复: 6

[圣文原创] 【欧米伽全员】Ω日志簿特别篇(光牙中心,一发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7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是《圣斗士星矢Ω》同人合志《Shine like star》参本文,因版本不同略有改动,2015年4月1日起作者可公开参本内容~~~愿圣系列生生不息~~~


【光牙中心隐光牙\阿丽娅】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光牙并不是什么新任天马小英雄,他拯救世界的最初动机是:我要我要我要找我妈妈,走到哪里也要找我妈妈……
他本来只是个富二代,每天过着1)衣来伸手20饭来张口3)拳来躺平的幸福生活。当然,第三条不是幸福生活的标配,但他的私人教练声音神秘沙哑,身材也火辣的要命,更重要的是他有个温柔富有青春永葆堪称女神级别的美女妈妈,每天万分怜惜的用纤纤玉手给他包扎上药,有时还要抹两滴眼泪——这简直就是全世界宅男朋友们的终极梦幻人生。
可惜后来事实证明他妈妈是个货真价实的女神,还被一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怪大叔抢走了,于是光牙只能像龙子太郎那样,踏上了漫漫寻母路。
他在寻找沙织小姐的路途中练级,打怪,刷副本,见识了各种传说中的NPC,最棒的是他组建了一支团队,秒掉了大Boss,拯救了女神妈妈,还顺手领回了失踪已久的爸爸。
于是新的传说诞生了……
是吗?
可惜并没有。
********************************************
光牙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他哆嗦了一下,猜测莎尔娜小姐是否已经提着狼牙棒站在门外,但随即想起他的老师如今有别的事情要操心,比如和初恋情人叙个旧什么的,于是便放下心来。
战斗已经被众人抛诸脑后。光牙战胜了大Boss自火星得胜返回时,背景正倾泻着漫天光雨,英雄气概简直高到爆棚。尤娜和苍摩激动地冲他扑过来,手里还挥着不知哪里搞来的相机:“Good Job!光牙!可以帮我们跟雅典娜和星矢前辈合影吗?”
WTF!你们还可以再没出息一点吗?
沙织小姐身边围着传说中的圣斗士们,包括龙峰那除了打坐啥也不干的老爸,叫做瞬的自称是医生但更像明星的美男子,还有那个拾荒大叔谜之男,都是一副历尽劫波终成正果的表情。喂!你们到底啥时候冒出来的?明明沙织小姐遇险时谁也不去营救!
黄金圣斗士也聚拢在他们身边。白羊座贵鬼,金牛座哈斌杰,天秤座玄武,处女座不动,还有他,射手座的星矢。只有他没穿圣衣。对,圣衣借给我了,希望贵鬼会喜欢拼图游戏,而我一点儿也不觉的抱歉,因为沙织小姐倚在他的臂弯里,双眸幸福的熠熠生辉。
这让光牙想起了阿丽娅,想起她临死前眷恋的眼神。
阿丽娅。阿丽娅。
在圣域的历代记中,人们将怎么称呼你?伪女神?雅典娜的替身?玛尔斯的傀儡?有谁会在乎你经历的苦难?有谁会在乎你为正义奉献出宝贵的生命?
我在乎。他在心底说。我在乎我在乎我在乎。
有谁在叫他的名字,但光牙转头走开。
他还没准备好加入劫后余生喜气洋洋的人群,现在还不行。
接下来几天光牙一直在房间里,醒着的时候玩游戏看电影,困了就睡一会儿,饿了就跑下楼吃点东西。幸运的是,所有人都忙着自己的事儿,没人跑来开导他,语调沉痛的说些“我明白你的痛苦”或者“你会好起来的”之类废话。
我不好。我没能保护阿丽娅。她死了。我还杀了人,好多人。
好吧,这听起来可不怎么有英雄气概。
厨房里静悄悄的。咖啡机在嗡嗡作响,桌上有刚考好的土司,锅里是热腾腾的炒蛋,光牙毫不客气的盛了一盘,一边吃一边等咖啡煮好,心里暗暗盼望不会有人出现。
其实房子里没几个人。沙织小姐终于想起来自己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老板,飞去东京处理几件(也许是几百件)公司事务。火星归来的某人大概又被领去熟悉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了,同行者还有那个专注荒野生存十几年的谜之男,以及越来越像勤杂工的苍摩。尤娜为此穿上了碎花连衣裙和细带凉鞋。莎尔娜小姐甚至涂了口红。女人们的花痴倾向是不分年龄阅历和杀伤力等级的。至于荣斗,他最近有事没事儿的老跑去搀和龙峰一家的天伦之乐,也不知是何居心!
星矢几乎立刻就得到了全体同僚的信任和爱戴(或者说爱护?),似乎每个人都担心他患上自闭症之类的心理疾病。这也许是真的,因为当偶然碰面时,星矢总会用又大又圆的眼睛盯着光牙看,然后在光牙忍不住问他想干啥的时候低头跑掉。
光牙有点郁闷。有些人失踪了十三年,好容易回来了连句话都懒得跟小孩说。这算什么家长!早知如此就把你留在火星继续面壁思过了!
话虽如此,但如果两个人真的坐下来谈心,光牙也不晓得自己应该说什么。
总不能说“十三年份的零用钱拿来”吧?
“早~~~❤”
光牙吓得差点手滑摔了盘子。大清早就这么元气满满没必要啊医生。
“早。”他有点心虚的咽下最后一口炒蛋,迅速把碟子放进洗碗槽。
瞬完全没对他偷吃早餐的行为表示谴责。他似乎刚进行完大扫除,身上扎着围裙,手里还端着挺大的一个纸箱子。
“我刚才整理阁楼,找到了这个。还能用,我就拿下来了。”
光牙扫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老式录像放映机,还有一团数据线。说真的,现在还真能找到这种东西吗?索尼总部不是都卖给美国人了吗?
“瞬你……收集古董吗?”我从火星带回来一个呢,你一块儿拿走好不好?
“不,其实这个是给你的。”瞬微微有点脸红,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盘8mm录像带,黑得发亮的外壳,看起来保存的挺好。
一瞬间光牙几乎要脱口而出:你该不会想把珍藏多年的A片送我?
感谢多年训练培养出的钢铁般的自制力。
“咳,这是什么?”
“只是一段录像,冰河拍摄的,”瞬解释道:“在你周岁生日派对之前。”
光牙挑起一边眉毛:“你们,参加过,我的,周岁生日派对?”
“当然。”瞬点头:“我们发现你时,医生根据骨骼发育状况判断你只有四个月大。我们照顾了你差不多一年。”
“你们?”
“我和星矢。当然也有沙织小姐,”瞬补充道:“不过她总是挺忙,你知道的,公司,会议,还有各种宴会什么的,通常只在下午茶的时候来看看你,所以主要还是我和星矢照顾你。”
光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继续干瞪眼。这幅表情大概被瞬误以为是很感兴趣,于是自顾自说下去:
“生日聚会时所有人都来了。大家都很喜欢你。星矢甚至还亲手做了个蛋糕……”
“等等,等一下。”光牙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一边梳理过载的信息,一边逐字逐句的说:“我周岁的时候,你们都在,还举办了一场派对,录了一段视频?我们对于派对这个词儿的理解是一致的吗?”
你所指的派对莫不是所有人都甲胄在身正气凛然共同举杯高呼女神万岁,然后狂摔玻璃杯的团体洗脑仪式?
瞬有点不确定:“难道不就是唱生日歌,吹蜡烛,切蛋糕什么的?其实我也就只参加过那一次生日派对而已。我们漏掉了什么吗?”
光牙耸耸肩:“我以为你在指某次行动代号哩。说真的,传说中的战士们不是每天都在忙着拯救人类吗?”哪有时间开派对啊?
仙女战士露出可爱的笑容:“传说中的战士们偶尔也会过点正常人的生活。”
光牙不置可否,只是冲录像带挥挥手:“所以,这里面是?”
莫非有人喝高了大跳脱衣舞?手握这种黑历史,前辈你是为了敲诈同伴一辈子吗?
奇怪的是,瞬的脸居然红了:
“实际上,呃,这是为你准备的一份礼物。嗯,那时候大家决定要送你去寄养家庭,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就一起录了这盘带子,想等你长大了送给你,帮你解开身世之谜……”
光牙差点被呛到。解开身世之谜!莫非要说我是从氪星来的?
“这实在是……”他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又土又逊?”瞬好心的接口。
光牙想不出反驳的理由:“但沙织小姐说那时我已经被阿普斯的黑暗小宇宙侵蚀,你们应该明白,把我送去普通人家里寄养根本不现实吧?”
“星矢几乎每天都用小宇宙为你治疗,那非常有效。很长一段时间里,你的黑暗属性完全消失了。我们以为光属性的力量能够克服它。”瞬解释道:“所以才打算送你去寄养家庭。”
“抱歉完全不记得了,我那时太小没记性。”光牙说。
他实在不愿就这个话题再谈下去,倒不是因为反感。正好相反,曾经有那么几次,很少的几次,光牙曾经幻想过如果能像普通小孩那样生长在普通家庭里会怎样。
他会有平凡的父母,会带他去公园,给他报各种补习班,开完家长会回来发发牢骚,但还是会答应买新自行车给他。同学中既有尤娜那样的优等生,也有苍摩那样会在考试中向他求救的家伙。邻居家的妹妹害羞又可爱,见到他会甜甜微笑。每天最大的烦恼就是零花钱总不够用。
不用去伤害任何人,也不会有人因为他受到伤害。
拜托别给我机会去幻想,别告诉我这一切原本是可能发生的。光牙排斥的盯着那个大纸箱,考虑着如何不失礼貌的拒绝掉这玩意儿。用流星拳轰掉它会是个好主意。
但是瞬的感受显然和他相反。他珍惜的抚摸着箱子的边缘,好像里面放的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星矢失踪的那天,是我一生中最害怕的时候……比看到他死去还要害怕。我不知道他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我没法接受这一切。星矢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们所有人的。我在那个小村庄里苟延残喘,每一天都感到更加绝望,直到你出现……”
瞬的声音哽咽了,脸上却浮现出浅浅的笑容:“你给了我新的希望,光牙。是你把星矢带回来,和雅典娜一起,和光明一起。如果没有你,这盘录像带会变成一件悲惨的遗物,一个不祥的谶语。但是由于你的存在,它最终成为了它应该成为的东西:一份礼物。光牙,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感激你……”
光牙花了一点儿时间把录像机和自己的电脑连在一起。然后他把那盘黑色的磁带在手里颠来倒去看了好久,才最终塞进机子里。
反正也无事可做,万一里面真的有人跳了脱衣舞,他就剪下来放到Youtube上去。
画面总的来说录得挺清楚,只有些轻微的摇晃,不过拍摄者既然是一位传说中的圣斗士,这种程度的摇晃已经代表了相当可观的酒精。那谜之男肯定喝了不少。
第一个出现在画面里的是瞬,皮肤白皙,眼睛翠绿,看上去和现在几乎没变化,也许更活泼一点,脸也有点红,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酒精的缘故。
“第一个是我吗?”他说,有点新奇的看着镜头:“我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呢。嗯,好吧。”他清清嗓子:“当你看见这些时,请不要觉得奇怪,光牙。你看,我知道你叫做光牙,所以这不是什么恶作剧。我是……我们是当年找到你的那些人。”
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斟酌词句:“也许你想知道我们是谁,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是一帮超级秘密特工,在某次任务中找到了你,并且照顾了你一段时间。但我们的工作太危险,没办法一直抚养你,所以当你完全恢复健康后,我们把你送去了寄养家庭。虽然你对此一无所知,但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暗中关注你,保护你,确保你生活的平安快乐。”
“你的父母,我是说,你的养父母,都是非常善良温和的人。他们同意如果有一天你对自己的身世产生疑问时,就把这盘录像带交给你。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的——你从小就是个聪明宝宝!”
瞬对着镜头眨眨眼睛:“很抱歉我无法告诉你更多的事情,光牙。你的亲生父母早已不在人世,但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你。你是一场核爆等级的灾难中唯一的幸存者,而那时你还只有四个月大。所以光牙,你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运,最坚强的孩子!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
“别试着寻找我们,光牙。别追寻过去,别留恋过去。过去是属于我们的,而未来却是你的。生命中也许会有无数意料之外的遭遇,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神会赐福给你,她一定会的。再见。”
瞬露出真实的笑容。他为光牙感到快乐,也为自己关心的人都在身边而感到满足。如果时间永远停在那一刻,就不会有后来小山村的蛰居,不会有孑然无依,不会有伤病缠身,不会有无望中的苦苦支撑。
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么感激你。瞬说。
也许这并不是随口敷衍。光牙想。
镜头晃动,然后转向了另一边。
那毫无疑问是龙峰的老爸,但又完全是另一个人。镜头中的青年健康,沉稳,意气风发。
“生日快乐,光牙。”紫龙说:“你应该会在某个生日时收到这盘录像带,但也说不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拿到这个说明你已经知道自己并非父母的亲生骨肉。这对你来说肯定是个不小的打击。我为此感到抱歉。生活总是充满各种不幸和意外,让我们不断改变预想中的方向。这些改变有时能摧毁我们,有时却造就了我们。人生就像不断分叉通往不同目的地的小径,每个转折都会通往不同的终点。
“我不能说走过的道路每一步都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我也曾一度想要逃避,想要远离战场,和家人去过与世无争的生活。但你走的越远,能够选择的方向就越少。最后你会发现前进的道路只剩下一条,就是你脚下的这条。
“我并不怨恨自己的命运。但是光牙,我们不能擅自决定你的命运,强加给你沉重的责任。我们无权这么做。你的生命才刚开始,未来应该由你们自己选择。你可以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孩子,向前走,去抓住命运,别让它摆布你,总有一天你们的勇敢和坚决会得到犒赏。再见。”
你们。难怪紫龙会这样说。这时龙峰快要出生了。他即将拥有自己的头生子。
紫龙最终没有逃避自己的责任和命运,但作为父亲,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过上不同的生活,能凭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人生,像任何一个平凡少年那样成长。
如果那时的紫龙知道自己将会丧失五感形同朽木,而他唯一的儿子为了拯救父亲不得不走上相同的道路,他会后悔吗?会恐惧吗?会怨恨命运吗?
光牙突然很想关掉电源,然后把这些东西有多远扔多远。
结果好一切都好。他忍住冲动,安慰自己说,忽略掉过程的话,至少现在大家都很幸福。
如果真的能把十三年的痛苦都忽略掉的话。
这时瞬的身影又出现在镜头里。他在拉扯什么人的手臂,另一只手比划着什么,试图说服对方把脸扭过来。谜之男跟着他们转来转去,最后镜头终于静止下来,光牙看到一个年长些的男人,刚毅,冷峻,而且一脸不耐烦。
“你知道我能让你手里那玩意化为灰烬,冰河,”男人威胁道。
“哥哥~~”瞬在画面之外拖长了声音,相比指责更像撒娇:“几句话就好,说什么都可以。以后你可能就见不到光牙了啊!”
“而我毫不关心。”男人冷冷的回答。光牙瞪着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瞬会说得出“我哥哥是温柔体贴的男子汉”这种话。
算了。人只会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昨天尤娜还满怀憧憬的对他感叹“星矢前辈成熟又稳重,不愧是传说中的圣斗士啊”。
口胡!如果那家伙是成熟稳重的典范,海绵宝宝也是!
男人大概对弟弟真的没辙,最终抱起双臂,不情愿的吐出几个字。
“别死。”他言简意赅的说。
光牙差点呛到。屏幕里有人喷笑出声,大概是冰河,不过随即便发出一声痛呼,估计吃了瞬的一记肘击。
男人没有理会他们。他灰蓝色的眼睛正盯着光牙,让后者觉得有点发毛。这当然是错觉,只是一盘旧录像带罢了。光牙自我安慰,这人肯定看谁都这表情。嗯,他弟除外。
“怜悯活着的人。”男人又说道:“因为死者与我们同在。”
光牙被这句话钉在原地。
怜悯活着的人,因为死者与我们同在。
与我们同在。
阿丽娅。
有许多人在她的墓碑前放鲜花。他们中间有些人见过她,另一些人则没有。阿丽娅活着的时候,人们大多只关心她是否拥有强大的小宇宙,是不是真正的雅典娜。她死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在短暂的一生中,她只得到过那么少得可怜的一点儿幸福。真正关心她的人有几个?真正了解她的人有几个?
她只有十三岁。她喜欢小狗。她的眼睛是碧蓝的。笑声像摇动的风铃。
光牙以为自己失去了阿丽娅,直到他们在阿普斯的黑暗深渊重逢。
回去吧。她对他说,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光牙想知道那个男人是否也曾经失掉过心爱之人,他是如何填补心中的空洞,又是如何与世界达成了和解。
但他不需要去问。答案就在那里,写在冷漠坚忍的脸上,藏在只言片语的背后。
死者已与你同在,所以去怜悯活着的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光牙发现男人早已离去。晃动的场景表明拍摄者发生了改变。大概是瞬接过了摄影机,而原来的拍摄者,那个谜之男出现在镜头前,金发碧眼,俊美的像水晶一样熠熠生辉。
冰原贵公子。角斗学校的老师这样称呼他。
“温暖人心的演讲,一辉。”冰河说:“你和你的扑克脸肯定让光牙心里暖洋洋的。”
没有突如其来的烈焰烧掉他的头发,估计一辉已经不在屋子里。
“咳,”冰河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摊开手停顿片刻,好像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冰蓝色的眼睛有点飘忽。一个俄国佬喝成这样真是……真是挺常见的。
“好吧,你也许已经明白了。我就是那个提议把你送走的毫无人性的坏蛋。不过看到现在,你大概明白为什么我们必须把你送走了,孩子,我们,”他比划了一下整间屋子的范围:“永远不会成为好的父亲或老师。不,不是说你,紫龙,我在说我自己。”
青年向后倚在沙发里,架起腿,双臂摊开:“你也许觉得刚才那个叫一辉的家伙很酷,光牙,但实际上我才是所有人当中最冷酷的那个。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理,孩子,一个他们都明白,却谁也不肯说出口的真理。听着,这世界上,伤害你最深的人绝不是你的敌人,而是那些深爱着你,替你着想,为你牺牲,最后却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世界上的人。
“所以这世界上关心你的人越多,你心烦的几率就越高。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失去其中的某一个时,你的烦恼就更多了。不,别急于反驳我,瞬,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冰河垂下头,揉捏着自己的眉心,有那么一会儿光牙以为他睡着了,但是最后青年又抬起冰蓝色的眼眸,他的微笑比刚才要柔和些,也更哀伤。
“算了,我大概真的有点喝多了。忘掉我说的话吧,光牙,祝愿你所爱的人都比你活得更长久。再见。”
十多年后,他们在冰冷的山洞里再次相遇。看起来活像个拾荒中年的男人冷峻,理智,无所畏惧,但光牙直到现在才明白他有多么勇敢。
冰河,也许还有他们每一个人,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那就是,战斗意味着失去,而不是获得。没有圆满落幕,没有功成身退,所爱之人或死或离,所剩的只有被损毁到面目全非的人生。他们早已知晓这一切,却仍然没有逃走,而是继续战斗下去。这样的勇气让光牙,新任的救世英雄,深深感到了自己的怯懦和不成熟。
冰河就那么阖上双目,陷在沙发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录像带在老式放映机里沙沙转动。镜头从他身上移开,转向另一个角落。
那是他。光牙早有这种预感。从一开始他就在期待着星矢的出现,这份期待隐藏的那么深,连他自己都没察觉。星矢和如今也没有多少变化,娃娃脸上一对黑色的大大的眼睛,看人时永远像个孩子那样睁得圆圆的。顽强,脆弱,坚定,迷茫,生机勃勃又疲惫不堪,无忧无虑,同时又烦恼的一塌糊涂。
就像现在的光牙一样。
“再提醒我一次这么做的理由,你们这些讨厌鬼。”他皱着眉头嘟哝着,像个闹别扭的孩子。
瞬告诉光牙,一直是星矢在照顾他。紫龙和冰河也说过,星矢是唯一反对送他去寄养家庭的人。从他的表现来看这大概是事实。
为什么呢?光牙想不通,难道星矢一开始就发现自己天赋异禀,是天马座圣衣最完美的继承者?
那他还真是独具慧眼,毕竟莎尔娜小姐训练了光牙六年还没能让他领会小宇宙的真谛。
光牙凑近了一点,他有点好奇星矢会说些什么。
总不会是“雅典娜就拜托你了”吧?
“他对花生过敏。”
星矢突兀的开口说道。他还在闹别扭,拒绝直视前方,视线在光牙头顶上徘徊。
光牙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是在对着他那不存在的养父养母说话。
“他喜欢吃草莓味道磨牙棒,还有香蕉口味的米粉,每次睡觉前都喜欢听小星星和划小船。他喜欢被举得高高的抛起来再被接住,不过他很重你们得非常小心。他的屁屁生过冻疮,洗过之后要涂软膏。脖子和腋下容易起湿疹,一定要扑爽身粉……”
这算什么?!育儿讲座吗?我不想知道自己一顿要吃多少毫升奶粉用哪个牌子的纸尿裤有没有经常便秘啊!而且为什么听起来好凄惨啊!简直就像小孩子被父母逼迫着把心爱的小狗送人一样!再啰嗦下去我要快进了啊!
但星矢还在继续:“光牙五个月就长第一颗乳牙了,不要给他吃太多甜食,记得临睡前刷牙。他六个月零七天的时候能自己坐起来,不过他爬的比较晚,一直到八个多月还会只在原地划水,要多训练爬行。他九个月的时候就会说第一个词了,叫的是我,他叫我……”
镜头里的青年哽咽住了,他垂下头,用手挡住眼睛。“操你的,冰河,我恨死你这冷血动物了。”
有那么一秒钟,光牙真的有点后悔没有痛揍那个拾荒中年一顿。
但星矢终于抬起头,眼睛有点红,但微笑着:“冰河是个烂人,但他是对的。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光牙。你是我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但你不能重复我走过的路,那太艰难。去过你自己的生活,真正的生活。上学,念书,交朋友,恋爱,结婚,生子……好好享受你的人生。替我们,替我去经历这些。你的父母会陪在你身边,你会过得很幸福,而且不会记得我们。”
“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害怕,不要退缩。我会守护你,不论身在何处,是生是死,我会守护你,我发誓。”
录像到此戛然而止,录制者大概良心发现,删掉了大英雄哭鼻子的丢脸模样。
光牙告诉瞬他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但这不是真的。在光牙记忆最深处,有个人曾经把他举在肩头,指给他看天上的星星。那个人有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小宇宙,驱散了潜伏在他心底的黑暗。
所以那就是他了。早在听说星矢这个名字之前,光牙就已经接受了他的存在。温暖的怀抱。笑容。哄他入睡的摇晃。轻声哼唱的歌谣。危急时刻挡在光牙面前的并不高大的背影。
光牙关掉录像机,退出带子,在手里摩挲着。录像带散发着暖暖的余温,直透心底。
瞬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件礼物。
********************************************
楼下客厅里热闹非凡。外出逛街的大队人马回到了家里,带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尤娜在训斥苍摩吃了太多冰激凌。苍摩则抱怨尤娜买了太多衣服。冰河以刚出炉的千层饼进行谈判,要求交换瞬特制的冰镇麦芽茶。莎尔娜小姐在同星矢谈论着什么,后者低声的笑着。看来逛街对于心理治疗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光牙尽可能若无其事的从楼梯上走下去,想要悄悄的加入到其他人中间,但是尤娜注意到了他。
“光牙!”她举起手中一个巨大的巨大的圆桶:“我们给你带了冰激凌回来——你绝对不相信我费了多大力气才从苍摩的魔爪下拯救下来。”
“因为光牙不是那个需要替你拎购物袋的家伙!”苍摩瘫在沙发上抗议:“那么多鞋子裙子帽子化妆品!能量!我需要能量!”
没人对他的出现表示惊异,这让光牙真心觉得感激。
“好啊!”他说:“但是看起来一个人根本吃不完这么多。”
苍摩欢呼着跳起来去拿盘子。
“谢谢。”接过瞬递来的碟子时,光牙低声说:“我能留着吗?”
“当然,那就是给你的。”瞬微笑着:“虽然迟到了十三年。”
坐在沙发里的星矢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他俩,但是冰河反应更快。
“其实——”他拖长了声音:“我那里还有一盘内容绝·密的珍贵录像带——”
星矢惊恐的僵住。冰河抱起手臂,对着支起耳朵的后辈们咧嘴笑着。
“有段时间光牙的奶粉每晚都会减少,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于是我就把摄像机藏在婴儿房的角落里拍了一夜。猜猜真相是什么?”
他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原来某人会在半夜梦游到婴儿房偷吃奶粉。对了,他还对着光牙唱了六遍Soft Kitty……”
苍摩笑的在沙发上打滚,尤娜都顾不上挑剔他。莎尔娜和瞬淡定的吃着冰激凌,显然早已知晓谜底。光牙挑起一边的眉毛,低头看向奶粉小偷。
“全是污蔑!”当事人惊惶到咬字不清:“我米有!录像已经被销毁了!”
冰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要是你以为我不会留下备份,那你就太天真了,兄弟。”他冲着楼上竖起拇指:“那玩意儿现在就躺在阁楼的灰尘里呢。”
“其实,我已经拿下来了。”
瞬平静的咽下最后一口冰激凌,手中变魔术般出现一盘黑色录像带,上面还用银色记号笔写着“绝密”两个字。
星矢以黄金战士的速度跳起来抢夺,但是莎尔娜和冰河一起把他摁回沙发里,就连苍摩和尤娜也扑过去帮忙。
沙发上乱作一团。客厅大概马上要夷为平地。辰己爷爷会把他们都干掉。
光牙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想要大笑,哭泣,宣布在座的众人都是傻瓜但是他爱他们,他想要拥抱他们全体。
或者他可以做点更有用的事情,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把录像带给我,”他说:“楼上有放映机。”
现在光牙非常确定,神的确一直都在赐福给他。
FI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7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挖...這文章好長喔...
好佩服樓主的耐心寫這篇文章
圣斗士周边专业测评,还不快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8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酱的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欢乐温馨又深刻的风格啊~w
一路看下来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就跟主人公光牙一样,心里的阴郁和不安被一层层的驱散,最后吃到了温暖的甜品冰淇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4-11 22: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叶 发表于 2015-4-8 14:36
新酱的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欢乐温馨又深刻的风格啊~w
一路看下来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就跟主人公光牙一样,心 ...

谢谢水叶(づ ̄3 ̄)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7 18: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瞬间就被治愈了。谢谢新sama写了这样暖人的文章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7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同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Merekitty 发表于 2015-5-7 18:48
一瞬间就被治愈了。谢谢新sama写了这样暖人的文章来~~~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进入圣域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LL4SEIYA圣斗士热血传说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19-6-24 19:42 , Processed in 0.335978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