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4SEIYA圣斗士星矢-永远的热血传说

 找回密码
 进入圣域
查看: 646|回复: 8

[圣文原创] The Tape(A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30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狂风疯狂地卷裹了无数冰屑砾石,铺天盖地地扑来,似要毁灭这周遭一切。
   冷,好冷,非常冷,真他妈冷。
   好吧,文雅一点,换个词形容,侵肤刺骨。
   “喂喂喂,别再一个劲地抒情了好不好?快点,快点。”身后,那几个肩扛镰刀的黑铠大汉正不住嚷嚷,口吻显得极为无奈,“别耽误咱们的正事啊~咱们几个求您了,大姐,大大姐~”
   我十分埋怨地转身扫了他们一眼,这些榆木疙瘩,一丁点文艺细胞也没有,活该个个单身狗至今!我真心祝你们孤独一生!
   “你别怪我啊,美亦。”前方不远处,某个浅金色短发梳成绝对堪称杀马特发型的男子哼哼几声,“就算你和咱冥界再怎么熟络又如何?终究是与咱们有利益冲突的圣斗士。只要是圣斗士,但凡死后都要被流放在这寒冰地狱!”他似乎想起什么顿了下,俄而长叹一声,“谁让你们渎神呢?”
   我渎神!?我没好气地翻个白眼,这家伙还好意思说别人?就不说他有次很不小心,被我发现他在偷舔城户纱织,哦不,雅典娜女神的晚礼服照片……试问这敬了哪门子神?
   因此你才渎神,你丫全家都渎神!
   “这里如何?”未几,这杀马特男子笑嘻嘻地看着我,右手指着某块空旷无垠的冻土,“美亦,这里可是咱寒冰地狱里新开发的‘新区’,你可是第一个入驻这里的‘贵客’哦!如今不要99998,也不要9998,只要998,本区黄金地段是你家!”
   “啊呸!你到底有完没完!?天哭星鹰身女妖的巴连达因!!”我终于忍无可忍,狠狠啐他一口后骂道。
   巴连达因忙擦去满脸口(尸)水(液),恼怒地瞪我一眼:“拜托,我昨天好不容易将这身冥衣擦拭得一尘不染,你赔我!”
   赔你个球!我愤愤看他,伸手指向这一大片荒无人烟的区域:“你就让我住在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鸟地方?你好歹颁布一项移民政策,弄几个人过来陪陪我啊!”
   “不好意思,职责所在。”巴连达因再度板着那被谣传为“一成不变”的扑克脸,摊手耸肩,“虽然你和咱冥界几乎所有人都非常熟络,甚至那双子神大人也不例外。但你应该很清楚,这里是冥界,不是阳间。”
   这言下之意就是这里没有什么人间的“人情”、“关系”,诸多“通融”更是想也别想。目视他那犹如一块存放多年的老腌肉的干瘦面孔,我实在恭喜他难怪个人能力固然出众,却不如米诺斯能在花花人间潇洒走一回,不如艾亚哥斯终于抱得美人归(等等……拜奥雷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婆),更不如艾利克斯生活在始终温暖如春,风景如画的“格林幻境”,整天和幻塔索斯介个人妖,哦不,神妖谈笑风生……而是活该一直留守这冰天雪地,吃风喝沙。
   试问这一根筋的个性有谁喜欢!?
   不过,这宁可默默扎根于此,多年如一日,也不徇私舞弊,不也正是他的可贵之处?思来想去,我竟有一丁点欣赏甚至同情他了。
   “这样吧,美亦,看在你和咱们都是老朋友的面子上……”这时巴连达因唤我一声中断了我的神游,一溜小跑到某个沟壑,展臂体验片刻后微笑地说,“这里相对风力不大,把你安排在这儿不错吧?”
   铁面无私!?呵呵呵呵……看来如今真是老眼昏花,将人看走眼了。我自嘲地叹笑一声。与此同时,身后接连传来阵阵沉重的仆跌声,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如今这巴连达因的所作所为分明瞎了他们的24K纯硬化氪金狗眼。

评分

参与人数 1小宇宙 +300 收起 理由
弃天帝 + 300 原创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0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会抽空来看你的,现在有事先走一步,古德白~”见我好奇地不住打量四周后环紧双臂,小心翼翼地躺在那沟壑间,巴连达因轻轻拍了我的肩,吹着口哨与那几个骷髅兵一齐大步离去。
   相比星晓铃(小熊座青铜)、雷兹(山猫座青铜)、罗喜(白羊座黄金)等同胞那些时时枕风而眠的魂葬处,这里地形确实好得太多——有一大块鹰嘴型黑晶巨岩不偏不倚、正好半罩住下方的冰壑带。我静静地趴伏在冻土上,任由寒风所夹杂的无数冰屑突破这狭小风口,将我的灵魂慢慢掩埋,撕裂我依然清醒却不知何时便消失殆尽的意识。
   这是真正的、彻底的死亡吧?我至今无比清楚记得那太古神之子的箭簇洞穿身躯的一刹那;清楚记得雅典娜纵是施展灵血、巨爵圣水与“众神假死大法”,也仍然无力回天的现实……
   是的,按理说,我那时就已经死了。可我却发现依然能跳能笑,手舞足蹈,只是脚步虚浮,再不似之前那么矫健有力;只是四肢绵软,再不如之前能任意驾驭八风,杀伐六合……
   只是,仅仅只是……
   也罢,这一生,爱过,恨过,笑过,哭过。更得到凡人不可企及的力量,成为传说中的神的战士,化为终究被世人发掘、传颂的诗篇。
   这整整118年,42008天,1008192时,64091520分,3629491200秒,从未虚度……
   所以,我很困,别来打扰我的深度睡眠好不好?我想静静。
   “‘静静’又是谁?”这不,有一苍老男声正在黑岩上方低低而笑,吵得实在令我一阵头疼,“原希腊神话中第三代众神之王么女,战争与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天鹤座白银圣斗士陈美亦,不觉得这一点也不像真正的‘你’嘛?”
   我懒懒打了声呵欠,深埋在交叠的臂弯间的眼皮子动也没动一下:“赶快回去和巴连达因那家伙说,你这帅哥还不够暖场,换个人来。实在找不出合适人选,就让他派人给我点播一些人间目前最流行的音乐,当然有家庭影院弄点特技大片,现场播放是再好不过了。”
   “据说你生前拿到个人单元的第一件事不是考虑设计装修,而是立刻去商场物色了一部质量最好的家庭影院?有点意思呢!”那低沉男声依然笑着说,显然并没有被我这异想天开气得各种跳脚。
   我轻轻一笑,正欲回呛他几句便沉沉睡去,周身却莫名一个激灵,霍然睁开了眼睛。
不对,哪里非常不对……
   先前那震撼了四海寰宇,波及了所有时间、空间的所谓“末世之战”(容我先吐槽一下宙斯真特么土包子得可以,给这场大战取的名字一点也不高大上拽炫酷,让我一想起就觉得真是白死了),几乎有头有脸的神祇元气大伤——
   譬如哈迪斯继续躺在爱丽舍园cosplay微软,动辄修补他残破的灵魂;比如雅典娜、波塞冬等奥林匹斯山主神,无不遵循宙斯的敕命相继返回神界,睡他个几百年休养生息;再比如那3个叫嚣用这战争夺回什么“昔日荣耀”、重建所谓“地上王国”,其实闲得蛋疼也蠢得可以的太古创世神,据说更是神灵四分五裂,不花个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年在各个茫茫时空内苦苦搜寻,休想如数拼回原样……
   这里,除了巴连达因等被哈迪斯许可的冥斗士,基本上只有神或到达了第八感小宇宙的圣斗士才有资格进入。而圣域中,所有拥有稳定第八感小宇宙的圣斗士现已和我一个结局,那几个连第七感都勉强的小家伙除非横下心地抹脖子,否则就别想这美事。不过,某老太太倒是能轻而易举地做到,只是她目前也是一身重伤,怎么可能这么中气十足地来这里清点圣斗士的人头?什么?你问我为什么pass她那对一直极不省心的双胞胎儿子,以及那喋喋不休且稀里糊涂的女儿?废话!以他们那几个二流神的三脚猫功夫,如今的境况能比他们的老妈好到哪里去!?
   而且很重要一点是,现在问我话的不仅是个男的,更丝毫没有那些大小西方神祇各种显摆的威严压迫感——倒是有几分华夏特有的玄奥与缥缈。
   所以我真猜不出“他”是谁,但也更加好奇他的身份,于是用胳膊肘勉强地撑起半截僵冷的灵体,笑问他:“帅哥能否方便告诉我高姓上名?听这儒雅的声音,肯定面相不错,如果能有幸看一眼更是爽了。”
   风口处立刻传来那男子的一阵爆笑。他约摸数分钟后才稳住情绪,语声显得活力充沛,再也不复之前的苍老:“真没想到我已经这么老朽了,却很喜欢你这一套马屁。也罢,告诉你这小马屁精无妨,我之前是个搬砖的。”
   这么谦虚当我笨蛋?我撇撇嘴,却听他继续幽幽感叹:“这场战争也实在太惨烈了,而今这天地又残缺了几处……哎呀,这些后世的西方诸神真是不体恤我和柯罗诺斯当年分离这天地、造化了万事万物的苦心呢!”
   我深深吸了一大口冷风,多少困意惫懒被一霎驱逐得无影无踪,意识彻底清醒过来。
   分开天地,造化万物……
   天地混沌如鸡子……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难道那相传甚至比这整个宇宙还要古老的存在,被后世各种考证与传颂的圣者,现在就站在这风口外!?
圣斗士周边专业测评,还不快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0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和身份了,佳述。”他径直唤了我的表字,无比直白地道出我的心声,声音仍醇和温雅如玉润。
   我郑重点头,敛起方才所有轻浮,不顾烈风在耳旁呼号而朝那风口竭力抬起双臂,继而右手交叠左手,半掩的身体尽量鞠躬下去,肃容敬礼:“不肖后代陈美亦字佳述,在此拜见吾华夏老祖盘古上仙。”
   话音方落,我的头顶骤起一阵如雷般的炸响。紧接这被半埋在冻土的体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感到一股久违的温暖并从坚硬如金刚钻的土中不自主地钻了出来,悬浮半空,最后轻轻降落在冻土上一块陈旧铺团上。
   厉害,巴连达因要是看到我竟能私自逃了出来,一定会气得吐血三升吧!我微微挑了唇,只是抬眸端详面前这被多少书籍各种记载注解,更比那几个自以为是的太古神遥远而神秘的存在。
   他披着棕褐色连帽曳地斗篷,身材仅比我高出了两头许,全然不似后世各种古籍所记载的“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而亦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年”的骇人体型。他缓缓除下了风帽,露出的古铜色面容遍生皱纹,下颌的浅黄色浓密胡须迎风而飞,长长的黄发却是梳得齐整,用一根朴实无华的乌木簪在脑后端正地绾成一个圆溜溜的发髻。有顷他凭空比划几下后,手中一霎出现蓑衣与斗笠,让我披上暂时抵御风寒。

   趁着接过那套古代雨具时,我仔细观察了他的手掌,又反复检查了我这仍保留了生前体型的灵魂。不错,完全与我一模一样!怎么也不像后世传言所谓“人首龙身”啊!而这雨具看似单薄粗陋,其实上身后异常温暖。我认真整理了仪容,朝这遥不可及的先祖郑重稽首致谢。
  “是不是觉得我生得浑然不像你所想象的模样?你难道不问问我前来的目的吗?对了孩子,还是叫我盘古好了,我其实很头疼你们这些别扭的尊称和礼仪。”待我行礼完毕,盘古笑吟吟地纠正后,又凭空变出了一壶两杯,“可否与我小酌?”
   我也不客气,一手接过其中一只陶杯,端正跽坐在那陈旧蒲团上,持了酒壶给他和自己满满斟上。
虽现已失去了肉体,当咽下这酒水时,我依然能感觉它在灵魂中流动不息,以及逐渐有了些许力气。
  “好酒!”我忍不住夸赞了声,望住盘古笑容可掬的面容,随口品评,“此酒入杯时,只觉芬芳扑鼻,好似看到春季百花盛开。待酒入口且顺喉下肚后,又觉得清冽爽口且暖意盎然,好似隆冬里的正午阳光,虽然光华万道,却温煦而不炽烈,恬静而不张扬。”
   盘古持杯拊掌,朗声而笑:“佳述何不尝试为此酒命名么?”
   我又尝了一口,缓缓吞咽后,思索少顷后试着建议:“恕晚辈无知愚妄,不知‘光阴’以为如何?”
   盘古略一垂眸,须臾悠悠开口:“冬去春来、春去冬至,年年岁岁莫不如此。唯有光阴常在,虽几世几劫而阅尽万物之枯荣兴衰,人间之悲观离合,日月之阴晴圆缺。虽生性安稳静好,不如金铁铿锵锋锐,不似山海磅礴迫人,但能挫金削铁,移山填海,纵然漫不经心也无时无刻不在,不容忽视。”他含笑看我,轻轻点了点头,“佳述高明,此名真是深得我心。”
   虽然现已是一介灵魂,我却被夸得仍不免有些羞愧,也不知是不是酒水的作用,竟是随口一句:“如果您能高兴之际收我为徒,美亦就感激不尽了……”话既出我便懊悔不已,人家不过稍微表扬一句就擅自提出了这突兀要求,真当谁都是师傅曾箬笠(欧阳希言)吗?
   盘古哈哈大笑:“确实觉得突兀,那么就像你的师傅曾问过你那个问题,我也不妨听听你此时的想法。”
   ——大姐,请您收我为徒。
   ——哦,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成为我这样的人?
   这似乎被多少岁月掩盖而几乎忘却的对话,忽而回响在脑海里,继而浮现出一副些许清晰的画面。那画里,仍是满头乌黑长发的青涩女子正挡在一个亦是生有黑发,肩披浅黄色上衣的女人身前。虽然她深深垂首,基本保证了对方看不见她的神情,但那话里所饱含的几许期待,几许忐忑,却是将她的心思表露无遗。
   那是曾几何时的我,一个无知无畏的我。
   为了得到能无限接近遥不可及的神的力量,我已付出了太多沉重代价……
   “陈,也许为师太自私……”师傅的叹息此时穿耳入心,直抵灵魂深处。
   我缓缓抬眸,对盘古叹了口气:“光阴或者说,时间真是令人真正畏惧的事物。这问题再让我像当年这么回答实在做不到,如果执意如此,也是口是心非了。”
   盘古抚须而笑:“你如今又会怎么回答呢?”
   我用手支撑下巴,撅着嘴想了想才苦笑地说:“我的心思刚才都被您全部说了出来,所以哪怕我现在不出声也是可以吧?”
   “不。”盘古呵呵一笑,摇摇头,“我要听你说出来。”
   我正视他那仿佛被风霜镌刻的面庞,深吸一口气后,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像那些运动会一直倡导的精神:变得更高、更快、更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像你曾驾驭的风,去往更远、更高、更强的地方,从而达到以往不能企及的领域?”盘古望向空旷的冻土,目光深远,俄而放声大笑,“难怪那西方创世女神和我的后裔这么器重你。”
   我闻言不解,只得再度倒酒且再饮了一口。听盘古继续开口:“过不了多久,他们会陆续找你。至于他们的要求嘛……”他示意我凑近前,与我耳语几句。
   “这……不至于吧?”我讶异看他,声音显然变得期期艾艾,“那您是来问我如何二选一了?”
盘古随手整理了被风吹乱的胡须:“我原本来这里,无非瞧一瞧让他们共同器重的人到底如何。当然……”他话锋一转,“既然我接受你刚才的请求,就要附加其他条件。”说着他又与我耳语一番。
   我惊愕得半晌才缓过神,深深看他:“您坚持如此吗?而我……”我又深吸一口这蔓延于第八地狱的阴森冷气,语声不知是被其凝住了,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真的……我真能再见到‘他’!?”
   盘古笑看我的失态:“今生今世,‘他’从‘那里’被你吸引才来到这里与你相见,虽然时间晚了一点。所以你去‘那里’再见‘他’既是随缘,也是我对你的考验。两百多年后,你将被那二神委以重任。那是在天地之理下,你的星宿运转的必然结果。那么在这两百余年间,不妨让我试着验证一下你的实力,看看你是否具备正式成为我弟子的潜质。”
   我惊喜万分,搁下陶杯:“可否知道您将如何考验我?”
   “在这两百多年内,你将在‘那里’生活近一百年。这百年内,你将暂时失去这一世的所有记忆和力量,必须以普通人的身份动用一切智慧和努力,与他人一起去影响、开辟或革新。”盘古说话依然不疾不徐,“不论你在‘那里’的表现如何,百年后我会归还你今生的所有记忆和力量,从而让你静候他们的委任。如果你的表现令我满意,那么在剩下的百余年内,我将正式收你为徒,助你达成你方才的心愿。而后……”他展开双臂,仰面直视黑暗的冥界上空,“所谓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我接着盘古吟诵的《庄子》,注视身边急遽吹去的飞雪沙砾,欣然地说,“我何其感谢上苍,终让我能回归华夏,不辱使命!”
   盘古这时重新罩上风帽,伸手随意一挥便收回了我身上的蓑衣、斗笠与身下的蒲团:“佳述,我要继续归隐一阵子了,百年之后我必定从‘那里’接你回来。提醒你一句,虽然我那酒能长时间地维持你的意识,但与那二神的谈话要尽量简短。你毕竟已是一介灵魂,而去往归墟的旅途可不轻松,如果意识不足而强行透支,可要从此灰飞烟灭了。切记切记。”
   我点点头,目送盘古离去后却因贪杯而无意识地醉倒在地,直至被谁重重揍了几拳后才懵懂醒来。只见巴连达因与他几个骷髅兵属下正死死盯住仍躺在一地狼藉中的我,表情非常复杂。
   “如今没有我的许可,你……你是怎么一个人爬出来的?”他磕磕巴巴地指着散落得到处都是的黑晶石碎屑,“听到爆炸声我就匆匆赶来了,结果就看到你这一副烂醉如泥的死相!这下可好,我不能再为你找到和之前一样好的避风港了。”
   骗谁呢?不找就不找,少来这些苍白的借口。我斜睨了他,哼了几哼。只是……
只是,盘古助我脱身后,我们彼此谈了那么多话,耗费时间折算至少一小时,而这竟然对巴连达因等冥斗士而言只是一瞬间!?
   我猛地捂住嘴,下意识地想起了那壶喝过的且被我命名为“光阴”的酒。
   原来如此……
   不远处,有一团红光乍现,隐隐勾勒出女子特有的曲线。
   古之人不余欺也。我淡淡一哂。
   西方创世神之一、冥界双子神和纷争女神之母,亦是此次战争的肇事者之一的夜神尼克斯果然不顾累累重伤,亲自前来,直吓得巴连达因等冥斗士恨不得一路匍匐相迎。我半鄙视半好笑地“欣赏”那一幅幅令我无语的奴才众生相,心中陡然对他没了好感。
   正如盘古所透露般,她确实问我我是否愿意继200多年后,与她的亲人相聚。
   “我仔细考虑了很久,我那里真的需要你,先来我的神殿住下吧。”见我傲立不拜,面色淡漠,夜之女神分明迟疑了下,但很快神色如常,重复了盘古先前对我的耳语,“这场惨烈的战争让我终于体会到亲情才是唯一。请留下来吧,孩子,与我的外孙女、儿媳团聚吧。特别是妮可雅,她需要你200多年后继续引导她。”
   我没吭声,只任她继续陈述:“我很清楚感受到她的变化,变得完全不似自神话时代起直至前世临死前,那般戾气十足、暴虐嗜杀。人类所拥有的‘奇迹’确实有时令我们都不得不……”
   “我之前以及之后所做的这一切,可不是只为了你和你的亲人,抱歉。”我瞥了这被西方世界各种赞誉的古老神祇一眼,淡淡地中断了她的絮絮叨叨,“就像你和厄里斯女神只考虑自己的亲属,身为人类的我也是一样——无非希望我所重视的一切不再因人与人,神与神,人与神的无谓纷争而被无端伤及罢了。”
   因此,我才决定追求更高,更快,更强。当我所珍视的人或事再度遇到不幸时,我能不再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尽管我知道这可能是异想天开,但仍愿意一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0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尼克斯女神涩然笑了,语声变得有些期期艾艾:“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之前的行为,我也不强求。但无论如何,我必须以创世神与夜神的身份,向你郑重道歉,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她说着朝我鞠了一躬,“我刚才说的话永远有效,你随时都可以答应我……”
   我五指试图触摸左胸,默默看它穿过我半透明的灵体——当时,那淬了高浓度的毒龙血的箭簇也是这样霎时穿破了胸膛,伴随了立刻传来的导致大脑一片空白的无以言表的剧痛,以及躯体迅速腐败的情景……

   我无法原谅尼克斯女神以亲属为由,试图各种包庇与掩盖那家伙的罪行。即便亦是遍体鳞伤的哈迪斯在第二狱的冥界法庭,向我透露塔纳托斯与弗诺斯事后不顾这长辈的苦求,毅然将其碎尸万段时,我依然耿耿于怀。
   “你身上有一股酒香?”尼克斯女神忽然抽着鼻子,嗅了嗅我的灵魂,旋即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你竟然事先与‘那位大人’见面了?为什么‘仙境’的白龙不去阻止……”
   我骤觉一股火气上涌,忍无可忍中断她这荒唐的猜度,含恨怒问她,“你为什么对我们所有人隐瞒了蓬托斯等3个西方创世神的阴谋?难道他们真以为毁灭了一切的一切,就可以重新建立一个毫无瑕疵的‘地上王国’!?而你,司掌黑夜的创世女神,难道不清楚当你自生出了光,便意味着万事万物从此在对立统一的光影之下,相生相克、此消彼长。为什么这基本道理连我们这些被你们向来不屑的人类都明白不过,你们这些自诩创造了一切的所谓创世神却偏偏不懂!?你们辛苦创造一切,就是为了毁灭一切!?”
   “不!”尼克斯女神痛苦地摇摇头,“你其实也错了,美亦。”
   我怒极反笑,冷冷地说:“错了?那你告诉我你们‘对’了?你们动辄斥骂我们人类利欲熏心,变得越发堕落。那么,你们这些西方创世神悍然发动的这次针对任何时间、空间的任何生物的杀戮和剔除行径,反而他妈的是‘对’了!?”
   “重返奥林匹斯山真有那么好吗?那位子真如传说中那么至高至尊?”我越说越激动,浑然不顾已是声音沙哑,“而今,这就是你们这些冠冕堂皇的创世神费尽心思也要得到的所谓‘结果’!?”
   为了这所谓“结果”,人类付出了更惨痛的代价。据闻战后,圣斗士生还者仅5人;雕道士、剑斗士总共剩余22人;狂战士、海斗士全军覆没;108魔星冥斗士仅剩包括巴连达因在内才6人,就曾经与阿薇,不,争端女神妮可雅一度剪不断理还乱的天勇星利维坦的艾利克斯,也为了守护“格林幻境”,与某个忒尔喀涅斯同归于尽。
   至于那些异时空的无数星辰守护者们,更是决然与原初之海科耳多隆烟消云散,化为宇宙中最后的星光或目不可视的尘埃,连“回归”(转生)的权利也一律被无情褫夺……
   尼克斯女神凄然笑了,语声透着幽远的苍凉:“是,我是曾一心觊觎那地位,因为我想让我的族亲不再受宙斯他们的残酷压制,不再被长期孤立一隅,苦苦生存。我不愿他们的尊严任由你们这些被宙斯他们愚弄、误导的人类百般歪曲!为了这支神族的一切,身为该族族长的我可以做任何事!但这场战争真是输得太惨太惨了……妮可雅、戴丝诺米娅、修普诺斯、塔纳托斯、弗诺斯等等说得都没错……这场战争太不值了……”
   我瞧着她不甘而苦涩的笑意,淡淡地说:“我刚才说过,这场战争既然波及到我所珍惜的一切,那么它就是错的。人类,没必要为你们神族的无谓斗争买单!对了,前去归墟的时间临近了。请替我和你的外孙们郑重道谢和道别,200多年后再见。”说着决然转身,再不多话。
   “我会让他们一直等你!”身后的风中,传来她的呼喊,“一直一直地等你,200多年的时间并不久远!”
真多亏了妮可雅、弗诺斯、戴丝诺米娅的存在,我因而绝对反对蓬托斯那“一代不如一代”的谬论——至少这些被咱们圣斗士日常各种吐槽的三流神各个重情重义,怎么也比他们的一群道貌岸然的长辈光明磊落,易于沟通相处多了!
   再也不看仍畏畏缩缩的巴连达因等人一眼,已完全恢复自由的我径自穿过那新辟的冻土,踉踉跄跄地来到那已是人头密集如麻,再也安置不下任何一名我的战友的地方,举目眺望。
   除了先前挂念的那几名战士,还有穆、一辉、冰河、撒加、加隆、艾欧里亚、阿鲁迪巴、米罗、紫龙、史昂、艾丽西娅(海豚座青铜)、卡缇娅(北冕座青铜)、玛尤拉(孔雀座白银)、胡安(盾牌座白银)……这些昔日挥斥方遒、纵横捭阖的英雄在生前为了地面的和平耗尽了一切,却最终落得如此境地……
   因为渎神,因为弑神,因为……
   这是何等令人卧槽的荒唐无稽的狗屁辞令!!
   蓦然间,我失去了某种支撑感,之前所极力表现出的开朗乐观的假象彻底崩裂。我颓然跪倒在这片广袤而凄凉的原野,放声嚎啕。
   哭吧,哭吧,尽情宣泄一切吧!这是侥幸逃离冥界制裁的我,为他们所能做的最后的事了……
   半晌,身后有一阵热流湲湲传来。我徐徐侧首,见一条银白色巨龙正盘旋于冥界漆黑色上空,用一双熠熠的金眸锁住我的表情,默默无语。
   “久违了,仙境的白龙大人。”我朝这亦是古老而强大的东方神祇肃然拱手,率先开口了,试图急于掩盖那些失态,“如今我脱了那身白银盔甲,也彻底解除了雅典娜女神的‘众神假死大法’,真是轻松得无以言表……”
   白龙面无表情,口吻却显得几多不忍:“佳述,我专程赶来可不是看你在这鬼地方强颜欢笑。先哭吧,使劲地哭吧!孩子,你们都太苦太可怜了……”
   我立即不再刻意掩饰,重新伏跪于地,为那些相继逝去的战友们放肆哭嚎。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白龙低低诵着苏轼的《江城子》,沉声叹息,“可怜她终究失去了与你再见一面的机会了。永远的……”
   我愕然看他,任由他再度喷出的一大团热流瞬间穿过了我的灵魂,四散开去:“因为佳述,就在你的墓碑入驻圣域的慰灵地的当天,你的师傅,雅典娜女神的前天鹤座白银圣斗士,也是我如今的属下曾箬笠也在仙境中辞世。我不排除你的死讯对她的病情是一记沉重的打击。”
   我闻言一阵酸涩,低垂了双眼:“有劳师傅至死牵挂,然而我终究没能完整保护好她女儿的墓园,实在深负她曾经的托付了。另外……”我说着又望向他,强笑地摊开双手,“您特意前来找我可不是仅仅透露这一讯息吧?只是你看如今的我这模样,又能帮您什么呢?”
   他游动绵长的身躯,稍微靠近了我:“你的师傅临死前让我转答你,她已决定死后继续修炼‘飞升’,因此‘胜遇将军’一职将由你继承。而你也知道,你失去了肉体对这职位并无影响,在仙境,你可以通过提升‘森罗万象’,百年后重新获得充满活力的新肉体。”他说着摆了摆龙尾,金眸若有所思,“不过听你这口气,似乎对我的到来并不吃惊,看来某神将你从寒冰地狱放出来时,已经和你提到了这些?”
   我倍觉有些滑稽,情绪也平复了几分:“如今怎么觉得不论我们华夏或西方的神,和专门争抢、收割人才的猎头公司并无两样?”我随即注视冻土中那些战友的灵魂,沉沉开口,“不错,龙神你是很清楚圣斗士的最终归宿并不在圣域那一方土地,而在这冥界的寒冰地狱。因为正如师傅生前所言,我们敢于发掘自身的潜能,敢于对我们所不喜欢的神祇挥拳相向。当被污蔑为‘渎神者’或‘弑神者’的我们,在那一瞬间所爆发的不逊任何神祇,甚至超越神祇的‘究极之力’——‘奇迹’将整个寰宇彻底震撼,必定遭来诸多神祇的畏惧和恐慌。因而我们死后被各种约束,也就是所谓的‘封印’也就不难理解了……
   白龙并未应声,我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神对蕴藏着无数可能的人各种恐惧,人何尝不也如此忌惮神?就像师傅等人惧怕阿薇那能引发一切灾难的争端之力,不得不用施加了她小宇宙的玉佩试图镇住她……哎,我如今也是深深理解她为什么很不喜欢我提及老师名讳了……”
   于是,我想起了她。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了,她也被尼克斯女神解除了禁足吧?只可惜当年那次纠纷之后,我至死也没能与她的旧爱艾利克斯再次会面,不然没准在这鏖战的空隙间,分享他曾经与阿薇的多少八卦。
如此看来,这人生还不算怎么完美嘛。思至此,我莫名觉得情绪越发好转,不禁微微而笑。
   “无论神或人,永远都是先小我而后大爱,尼克斯女神亦不能例外。只是当她意识到这战争并未达到她的初衷,反而越发偏离,才追悔莫及。”白龙目光迷离,似乎正不断感应什么,俄而长叹一声,“不和女神厄里斯、争端女神妮可雅、违法与混乱女神戴斯诺米娅、死神塔纳托斯等等,哎……为了她的亲属,夜神尼克斯这西半球的创世神真是用心良苦,可惜她和她的么女一样,完全用错了关爱的方式,反而六亲失和,神人共愤,也难怪她得不到那‘至高至尊’之位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30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蔷薇飞雪 于 2015-12-30 14:46 编辑

   我登时捕捉到这话中的其中四字,再度诧异看他。
   原来他已经知晓我当时怒斥了尼克斯女神,也难怪后者那么着急地提及了他……
   “那么佳述,你将来有何打算呢?尼克斯女神固然铸成大错,但她如今极力挽留的心意是绝对真诚。”白龙愈发贴近我,使我能完全清楚听到他的咚咚心跳,“是留在她的身边担任夜之神殿的女官,实现你和她外孙、儿媳的团聚,还是留在我的身边做个将军?”
   我看着他的沉思模样,依然含笑不语。
   白龙径直继续说下去,显然试探我的口气:“鉴于你刚对她发了一通那么大的怒火,看来我争取你的胜算更大?对了,你是身经百战、极度出色的‘御风者’,主导‘水’的‘胜遇’似乎不大适合你……”
   “所以说,你们都错了。”我默默注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
   白龙并未露出失望神色,而是又低笑了声:“果然尼克斯女神在返回夜之神殿前,曾劝我别对你太乐观呢。那么你到底有何打算?别忘了你这魂魄挣脱了这冥界法则却执意停留于此,最终只会魂飞魄散,彻底消失。”
   我迎着这阵阵冷冽寒风,仰面展开了双臂,喃喃自语:“不像之前操控风,如今真是和这风融为一体了……其实在寒冰地狱里,我已用第八感与咱们的老祖宗盘古先生见面,我能离开这大冰箱,也是多亏了他。而他邀请我前往一个被你们大小诸神早已遗忘的世界,去实现我另一个别样人生。我这人向来知恩图报,也就一口答应了。”
   白龙迟疑了下,抬起巨大身躯飞速地绕着我的灵魂转了一圈:“这气味……果然是世间难得至极的珍酿……那隐者才是真正的世外高贤,自分开天地催生万事万物后,不参与任何空间的纷争,不干涉任何时间的更迭……只是你刚才所说‘被遗忘的世界’……难道是‘荒陬’!?”他显得吃惊不小,“你因此答应了他回归普通人的身份,甘愿失去你今生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接近神的力量!?佳述,别忘了曾几何时,你正是迷恋这力量而决意成为神的战士,现在你为何如此痛快地放弃?”
   我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有什么好奇怪呢?我生前不战斗时,可是一直隐藏实力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说起来,我比师傅幸运多了,至少战死沙场而不是病死床榻,这才是身为战士的真正意义!只可惜我的享年终究没能凑齐120这一整数,小有遗憾。”
   白龙定睛看我,语声满含不舍:“那么佳述,如果我郑重告诉你,你的星宿终究不属于荒陬,你还坚持前往那里吗?当然,你的星宿不但不属于那里,也不完全属于我和尼克斯女神。”
   我淡然点头,只觉前所未有的释然——那又如何?我已决定为了实现新的愿望而订立了新的契约,况且“那人”还在那里等我。
   我生前让他苦等数十年,又因身份特殊连累他匆匆辞世。那么这来世,须换我前去寻他,真正与他相伴厮守,不离不弃。
   是的,我无比怨恨尼克斯女神的谬论和行径,却不会忘了践行与她的战前许诺;我非常欣赏白龙的气度,但不会忘了不得不完成的使命。
   记仇亦不记仇。戴丝诺米娅曾经这么评价我。
   是的,如何仇恨,如何宽恕,我自有一番分寸和原则。
   念及此,我朝白龙再度躬身拱手,闲闲一笑:“彼此缘分尽了,我自然会回来。所以请各位再给我一段时间。再说了,我已经和你们这些神足足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就不能这段时间内,让我在一个没有任何神明的环境中真正做一回普通人,好好歇一阵子?将来身兼二职可是非常累的,我给自己先放假休息并不过分吧?龙神,我对您可是如实坦白而且客客气气,和尼克斯女神那死老太婆也没这么好的态度。”
   白龙忍不住张开巨口大笑不已,长长的龙须蹭得我的灵魂一阵发痒:“好你个佳述,连西方创世神都敢劈头盖脸地痛骂一顿,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把她抬出来,是让我不得不答应你的要求吧?你至死都这么狡黠而不失原则呢!不过去那里是为了‘休息’倒是听起来颇为新鲜。”他说着缓缓转身,向我回眸摇尾以示告别,“那么后会有期了,反正于我们这些神明而言,光阴弹指一挥间,值得期待的下一个时代即将到来!”
   当白龙消失的同时,这第八狱的冻土上方突然裂开了一道漆黑口子,从中不断喷溢出的一股强大吸力迫使我的灵魂一步步走向它,不能停下。
   这裂口是如此深邃得不知其限,亦是如这冥界的第一狱般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在视野不可企及的遥远前方,似有海潮声隐隐传来。
   这连接了被无数史籍和神人眷恋的世界和被他们一并遗忘放弃的未知领域的通道——归墟,正在召唤我速速前去!
   余光处,巴连达因等人正在不远处齐齐注视我急遽飘去的灵魂,无不目光呆滞。我暗笑,不曾转首再看他们一眼,任由灵魂被这巨型裂口全然吞噬,踏上新的征途!

吾所生兮,巍巍九州;
吾所汲兮,渺淼水泽。
我所归兮,浩浩轩辕!
吾所求兮,形灵如风……

鸿蒙之大荒兮,非我独游!
斯人莫伤悲兮,自有缘由。
百年弹指间兮,有缘聚首……

我的故事到此为止……
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0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牛,膜拜,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0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樓主,好文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6 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进入圣域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LL4SEIYA圣斗士热血传说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19-8-22 07:01 , Processed in 0.077928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