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4SEIYA圣斗士星矢-永远的热血传说

 找回密码
 进入圣域
查看: 250|回复: 10

[圣文原创] 十二小时的守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3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aus 于 2019-9-27 14:30 编辑

这是我的第二篇原创同人小说,准备描写十二宫大战期间邪武等人守护中箭倒地的雅典娜的战斗,当然还有穆和贵鬼的协助。这次边写边发,不定期更新。

穆和清醒后的艾欧利亚既然属于正义阵营,为何不亲自上阵帮星矢他们闯宫?卡西欧士和一辉如何分别突然出现在狮子宫和处女宫?沙加被一辉“同归”后,为何时隔六个小时才向穆求助?又何故反遭穆的调侃?本文中我将根据自己的理解和演绎,对圣斗士剧情中上述看似不合理之处作出解释。

众多原创圣斗士将陆续登场,但还不能凑齐88星座,因为有些中立的圣斗士不会参与内战。此外,本文还涉及圣斗士世界的一些细节,诸如:不同语种的圣斗士面对面如何讲话,不会瞬移的圣斗士如何前往遥远的目的地,88星座中哪些圣斗士是凭借超能力执行特殊任务的非战斗人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小时的守护
圣域中距十二宫几公里处,五名青铜圣斗士聚在一个小山头。“镜头往左移一些,再放大点。好!我就瞧这个灰白头发、圣衣上长着獠牙的家伙不顺眼。神笔冯良,给我准备一发实心弹,看我打爆他的头!”“马上就好!”名叫冯良的是绘架座圣斗士,号称本事“比神笔马良还多不只一点”,画笔一挥,片刻后便从绘架上取下一枚碗口大小的铁球,递给刚才说话的唧筒座。“北偏东432538秒,俯角21924[1]。”六分仪座准确报出刚测得的目标方位角。“明白!”唧筒座将炮弹从炮口装入圣衣,拉起炮尾可伸缩的的套筒,将小宇宙灌注其中,再用手一推,炮弹便轰然飞出。虽无火药,威力却更甚于真正的加农炮。
这五人是圣域中的炮手小分队,各有分工:唧筒座为主炮手,六分仪座先感知目标大致方位,望远镜座用圣衣探测敌人的小宇宙,显微镜座将搜集到的图像放大并以全息影像显示出来,六分仪座再测量精确角度,绘架座则负责制造弹药。他们虽然武功并不高明,但凭借魔法与科技的配合可发动“超视距攻击”,令敌人猝不及防。
十二宫前中箭倒地的纱织身边,水蛇座市正发着牢骚。独角兽座邪武反应机敏,听到炮弹呼啸之声,连忙飞起一脚使出绝技“独角兽飞奔”。只听得一声巨响,邪武虽有圣衣保护未受重伤,也震得脚底剧痛,几个踉跄,险些摔倒;原本袭向市的炮弹则改变方向飞出,击倒了一排大树。“吓死本大爷了!”市惊魂未定地骂道,“哪个混小子竟敢放冷枪偷袭?被我逮到一定让他好看!”
“有点能耐,居然能用脚踢飞实心弹,再给他们一发开花弹试试!”绘架座依言挥笔,唧筒座装填弹药,向同一方向又开一炮。十二宫前大熊座檄密切注视着刚才炮弹飞来的方向,果见又来一枚,便使出“吊挂大熊”双掌迅速一夹将炮弹抓住。不料炮弹却在手中爆炸,弹片大多被檄的身体承受。众人纷纷询问伤势。“一点小伤,不要紧。”檄答道,“还好没伤到大小姐。”纱织家的管家辰巳德丸急得直跺脚:“哎!敌人在哪都看不到,这仗可怎么打?”
很快第三发炮弹出现了,这次是枚榴霰弹[2],半空中炸裂开来喷出数不清的铁屑和碎石袭向纱织及其身边众人。避无可避,况且身后就是女神,而挡又难以尽数挡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千百颗高速喷射的碎屑突然凭空停住,然后缓缓旋转着散落在地上。“穆先生!”站在第一宫门口的贵鬼惊叫道,转身一看,穆已不见了踪影,便对台阶下的众人说:“大家别慌!穆先生已经出手,现在应该是去找开炮的人算账了!”
[1]小说中方位角具体数值当然可以胡编,不过我把俯角定为2度多是有道理的:假如水平距离5000米,山高200米,那么俯角就是arctan0.04,约为2.29度。
[2]实心弹、开花弹、榴霰弹是欧洲近代炮兵常用的几种弹药,还有一种霰弹用于近程射击。唧筒座是发现于1752年的星座,所以其招式带有“排队枪毙”时代战争的色彩。
圣斗士周边专业测评,还不快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5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us 于 2019-9-15 09:18 编辑

“你们的‘千里眼’神通广大,难道这些年还没看到教皇的真面目吗?”山顶五人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唧筒座转身一瞧,只见一个淡紫色头发、眉中两点朱砂的男子,身披圣域中从未见过的黄金圣衣,胸前两只硕大的羊角煞是引人注目,温文尔雅而又散发着强大的小宇宙;自知不敌,仍不卑不亢地说道:“你是说教皇意图弑神的事?望远镜座早跟我们说过了,但我们都认为教皇所做才是真正的正义之举。”
望远镜座补充道:“那年我刚获得圣衣,玩心大起,想看看教皇面具后是怎样的一张脸。我看到教皇在浴室中洗澡,从他自言自语中得知了这个惊天秘密。”望远镜座的圣衣自然不是普通的光学望远镜,也不是天文上用的射电望远镜,而是一件小宇宙探测仪器,相隔万里也能感知到目标的样貌和声音。“忽然见他头发变灰、眼睛发红,杀气顿起,吓得我再也不敢看上一眼……”望远镜座提起当年的情景仍心有余悸。
“既然如此,你们怎么还效忠教皇呢?”穆问道。“为了自由!”六分仪座隔着面具激动地喊道,“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受神的奴役、压迫。教皇大人敢于反抗神的暴政,乃是带领我们走向民主、自由的大英雄!”“对,不自由,毋宁死!”另几人同声附和道。
“你们啊,”穆摇头笑道,“还是太年轻,想法太简单,有时简直是幼稚!我送你们去一位长者那里听取些人生经验吧。”说罢双手金光一闪,将五人传送到了万里之外的庐山五老峰,随即瞬移回白羊宫。
那边天秤座童虎对炮手五人组苦口婆心地劝导,从上代圣战的惨烈讲到雅典娜女神转生于世的意义,又从诸神对大地的觊觎讲到雅典娜及圣斗士的使命,终于使得五人幡然悔悟,自不必细表;单说这边穆刚回来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身影急匆匆地跑来,邪武以为他欲对女神不利,不由分说踢出一脚,却被来人抓住甩出,市、蛮、那智各出绝招也被一一避过。只见那彪形大汉绕过纱织跑上白羊宫前的台阶,口中大喊着“穆大人”,众人才知是友非敌,松了一口气。
原来那人是蛇夫座撒尔娜的徒弟卡西欧士。他对穆恳求道:“请送我上狮子宫,我要救星矢一命。”穆想了想,说:“那么你是有了必死的觉悟了?”“是的!只要不让撒尔娜师父伤心,我不惜一死。”“好吧。”穆便把他传送到狮子宫外。贵鬼不解地问:“穆先生,这个大个子是去帮星矢他们的吗?您既然说他‘必死’,又何必送他过去呢?”
原来卡西欧士前几日在训练场上听到望远镜座等人的对话,谈及教皇厅发生的剧变。“你不是不敢再看教皇了吗?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唧筒座问道。望远镜座回答:“我是在奉命监视狮子座,谁知这家伙从日本回来竟直接找教皇动手,还好沙加大人及时出现,才让教皇有机会将他制服。这回有好戏看了,不知那五个叛徒中死在他手上的会是哪一个呢?”
穆是绝顶聪明之人,一想便知其中情由,对贵鬼解释道:“艾欧利亚中了教皇的‘幻胧魔皇拳’,心智受其控制,直到亲手杀死一人才能恢复正常。撒尔娜的这个徒弟看来倾心于他的师父,又知道他师父深爱星矢,便要舍身替下星矢。”“这人莫非脑子坏掉了?”市不解地问。邪武则说:“为爱甘愿替情敌牺牲,可敬、可叹!”
卡西欧士自那日争夺天马座圣衣之战败于星矢,在撒尔娜指导下勤学苦练,武功和小宇宙突飞猛进,已经远超大多数青铜圣斗士,甚至部分白银圣斗士恐怕也非其对手,只是想多陪伴师父些时日,才一直没有去争夺圣衣。是以白羊宫下无人能挡,而后他又击退了从巨蟹宫赶来的瞬和紫龙,然而对上黄金圣斗士仍是以卵击石。
随着狮子宫内小宇宙激烈爆发,卡西欧士脸带微笑离开了人世,艾欧利亚则恢复了清醒。带着万分歉意,他鼓励星矢他们前往下一宫,自己则抱着卡西欧士的尸体要去埋葬。这么做并非不顾大局,更不是惧怕与沙加再来一战,而是接受了穆刚刚用小宇宙传来的建议:既然沙加是极其自信之人,对自己选择的道路从无半点怀疑,劝说定然无效,而若是黄金圣斗士与之交手,必会激起他全力应战,到时只会两败俱伤,那么不如让沙加亲眼见识为女神而战的青铜圣斗士的坚强意志,如此方能回心转意。
不多时,处女宫中小宇宙大盛,星矢、紫龙和瞬被一招“天魔降伏”瞬间击倒,几乎没了气息。穆心头一紧,没料到沙加出手竟如此狠辣,正欲亲自前往相救,忽感觉到一个强大的小宇宙正从卡农岛向这边快速移动,于是运起念力相助,将其传送到处女宫,心想原计划能否成功就看凤凰座的表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6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寫的還不錯給你一個天馬流星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8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us 于 2019-9-20 16:04 编辑

“沙加,沙加!请原谅我打扰你修炼,但实有要事与你相商。”几日前穆刚回到圣域白羊宫,便通过小宇宙与正在处女宫打坐的沙加对话,向他说起艾欧利亚在日本见到女神后前往教皇厅之事,并指出其小宇宙似乎发生了异变。“不错,”沙加闭目答道,“我亲见狮子座竟对教皇挥拳相向,并与之大战,而后那叛徒终被教皇用‘幻胧魔皇拳’制服。”“使出如此邪恶招术的教皇,你还相信他是正义之人吗?”“招式本身并无善恶之分,对敌人的残忍即是维护正义的善举。”“那你对狮子座在日本遇到的神迹怎么看?”“我自幼便常与神佛对话。如果那个叫城户纱织的小姑娘真是雅典娜转世,我怎会从未感受到她的小宇宙?”“那是雅典娜的转生体尚未完全成长之故。沙加,”穆的语气中略带求恳之意,“请你再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你是在求我吗?”“你我相交多年,我早已视你为朋友。虽然‘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你若有求于我,我必鼎力相助;想必反之亦然。”“笑话!我沙加何尝有求于人?好了,多说无益。如你当真与叛徒为伍,踏上处女宫一步,咱们的友谊便到尽头!即便下面五宫黄金圣斗士全部反叛,一齐攻上,我沙加拼死一战也要守卫处女宫!”
穆回想着与沙加的对话,不禁叹了口气。忽然雷雨大作。贵鬼跑到纱织身边,脱下自己的衣服遮住她的头,说:“姐姐她太可怜了。”穆点头赞许。贵鬼问道:“穆先生,星矢他们会赶得及的吧?”穆虽心中不安,仍冷静地安慰道:“对圣斗士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为保护雅典娜而战。星矢他们是真正的圣斗士,一定会回来的,贵鬼。”心中默默祈祷:“星矢,紫龙,冰河,瞬,还有一辉,雅典娜的性命取决于你们的第七感……”
与此同时,三个身着便装的身影正向十二宫方向快速奔跑。其中一人虽与同伴皆为中国人,却生得高鼻深目、一头红发,乃是新疆吐火罗人后裔,抱怨道:“印度的飞机真不靠谱,竟晚点这么长时间,否则我们说不定在十二宫前就能将叛徒截杀,也不用劳烦师父守宫了。”“师弟,不可轻敌!”一个穿白色僧袍的中年和尚接道,“听闻那几个青铜圣斗士屡次击败教皇派去讨伐的白银圣斗士,实力不俗。况且我们此次不待师父调遣自费赶来,没有圣域专机接送,圣衣箱又带不上民航客机,已然处于劣势,更须小心行事。”“是啊,”第三人是一红面少年,附和道,“师父教导我们‘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莫小视了天下英雄。就连师父临行前,也是一脸凝重,仿佛再也回不来了似的。”“呸!”红发人叱道,“你这杜鹃座的鸟人,又不是乌鸦座,偏长着一张乌鸦嘴!”说罢三人同时大笑。
白羊宫下,滂沱大雨中,众人正守护在纱织身旁,忽见十几米外水坑里跃起一人,双臂张开凌空飞来踢出一脚。大熊座檄双掌一接,运力相抗;来人则展开双臂上飞鱼胸鳍形状的护盾,小宇宙激荡起大风不断加力,静止在半空与檄陷入僵持。水蛇座市正欲从那人背后偷袭,忽被一枚杜鹃花形状的暗器钉入手臂,大骂道:“又一个无耻之徒放暗器偷袭本大爷!”杜鹃花则吸了他的毒血立时枯萎。身穿便服的杜鹃座走上前来,反唇相讥:“要偷袭飞鱼座的不正是你这个无耻之徒吗?”说罢跃起与市对了一拳,手指却被水蛇座圣衣的獠牙刺伤,流出血来。
杜鹃座不怒反笑:“呵呵,很好,你这种小人正该下血池地狱。听说过‘杜鹃啼血’的传说吗?看看你的脚下吧!”市向下一瞧,只见双腿已陷入发着腥臭的血红色液体中,液面还在不断升高。那“血水”极是粘稠,比重却极轻,一旦落入便难脱身。豺狼座那智想起一辉的“凤凰幻魔拳”,提醒道:“这是幻觉吧?”“不是幻觉,而是天谴!”杜鹃座傲然道,语气与山上处女宫中的沙加一模一样。原来这招乃是用魔法召唤出的有形物质,用以困住敌人身体乃至将其溺毙。
这时英国少年飞鱼座渐处下风,便双臂一挥以一个后空翻跃出战局,不料正落入市身边的“血池地狱”中,不禁大叫:“Bloody hell[3]! It’s really bloody hell!”不同语种的圣斗士之间说话一般都讲各自的母语,同时用小宇宙将意念传入对方大脑中,以此实现无障碍交流,然而这句双关语则不好“翻译”了。杜鹃座还道他识得此招名称,必有破解之法,便不停手,反而催动小宇宙使地上的血池变得越来越深,眼见就要将挣扎着大呼“救命”的二人淹没。邪武灵机一动,对幼狮座蛮说:“快用火焰把血池烤干!”蛮依言使出绝技“幼狮轰炸”,双手挥出一圈圈火焰,凝聚成一个大火球投入血池中。血池幻象在高温炙烤和小宇宙冲撞下难以维系,果然很快就化为血雾消散了。
脱困的市破口大骂,飞鱼座则斥责杜鹃座道:“你这妖人到底是哪一边的?”同时飞起一脚向其踢出。与杜鹃座同行的白袍僧人闪身挡在他身前,双掌运起一股气流阻住飞鱼座的脚;飞鱼座只觉身上小宇宙不断流失,挥臂欲退却发现已被一股吸力粘住,突然强劲无比的推力从那僧人掌中发出,震得他连翻好几个筋斗才落地站定。白袍僧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名清澄,乃处女宫弟子波江座,特来圣域相助,除暴止乱。”转头看向身边:“这两位是我的师弟……”忽见杜鹃座倒地不起,手上伤口红肿,便俯身运功为他排毒疗伤。
身穿便服的红发男子指着蛮说道:“看来这位也是用火焰的高手,你我较量一番如何?”说罢一缕青蓝色的火焰从指间射出。蛮使出“幼狮轰炸”相抗,火圈尚未聚成火球便被青蓝色火焰穿过,烧在身上,忙向水坑中滚去,却丝毫不见熄灭,只疼得连声惨叫,不住翻滚。红发男得意地笑道:“这是天炉座仙火。在我的家乡吐鲁番,相传火焰山上的火便来自天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齐天大圣若无芭蕉扇也束手无策呢!哈哈!很快你就连人带圣衣一同化为灰烬了!”
这时市又要偷袭正在救治同伴的波江座,却被他抬手挥出一道水流击退,圣衣上的毒牙也削断了两根。贵鬼眼疾手快,趁水流去势稍减,用念力抬起蛮的身体从侧面迎上,只听“嗤”的一声,天炉之火终于熄灭了。杜鹃座毒素已清,站起身来,挥拳又与市斗在一处,处处留心对方的毒牙,守多攻少,不穿圣衣也能打成平手;飞鱼座高高跃起,从檄的头顶居高临下俯击,又与之较上了力;蛮又用“幼狮轰炸”与天炉座的火焰抗衡,贵鬼暗中用念力相助,减缓青蓝色火焰的移动;邪武和那智各使绝技齐攻波江座清澄和尚,无论如何发招,却有如打在江河之中毫不受力,清澄的小宇宙则欲发高涨。众人斗作一团,就连自知实力不济的辰巳也挥舞着木剑在旁呐喊助威。
雨过天晴。随着一辉的小宇宙极限爆发,处女宫中的时空发生了扭曲,沙加与他一同进入某个异次元空间。“青铜圣斗士竟能爆发出超越黄金圣斗士的巨大能量,为打倒我甚至不惜同归于尽,莫非是在神力指引下创造的奇迹……”沙加看着身边早已昏迷的一辉,陷入沉思。“难道说,我所选择的效忠教皇、平息叛乱的道路,从一开始便是错的,而这几个闯宫的青铜少年才是为雅典娜而战的正义的圣斗士?如果我真的错了,那就不能把凤凰座单独留在这神秘的异次元等死。没办法,只好向穆求援了……”有道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沙加的迷茫虽只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待他求穆相助将一辉带回处女宫,圣域中却已过了六个小时,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却说激战双方见此大变,不约而同暂且罢手。邪武等人为一辉的牺牲唏嘘不已,清澄等三名弟子大喊“师父!”,泪水几欲夺眶而出,飞鱼座也惊讶地望着处女宫说不出话来。不多时双方又怀着悲愤之情展开更为激烈的战斗。
这时天空中飞来一个身穿雪白圣衣的女圣斗士,如小鸟般轻盈地落在树梢,双手十字交叉发出柔和的白光,面具后响起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诸位,停止争斗吧!即使敌人的性命也不应随便伤害,何况大家都是圣斗士呢?”在伴随着温柔小宇宙的白光照耀下,激战之人均感到内心一片平和宁静,战意顿消,小宇宙也燃烧不起来,纷纷停手,就连一向暴躁的辰巳也安静下来。
“天鸽座!”飞鱼座翻身落地抬头喊道,“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见我方已占上风吗?!为何出手令双方罢斗?”天鸽座尚未回答,只见波江座摆出“转法lun印”的手势,片刻间小宇宙大涨,僧袍鼓荡起来,惊得她险些掉下树来,嗔道:“你……你这凶恶的大和尚!我的‘和平之光’竟也不能抑制你的杀气!”天炉座笑道:“我们是沙加大人的弟子,在我们面前任何精神攻击都是无效的。”说着手中凝聚起一团火焰,蓄势待发。
波江座双掌相对,两手之间以小宇宙幻化出一个水球,猛地化为一道水柱向前击出。千钧一发之际穆拉起一道“水晶墙(crystal wall)”将水柱反弹回去,随后天炉座挥出手中火焰与反弹的水柱抵消。天炉座笑道:“清澄师兄莫怪,我知你本不需我相助,只是我若不露这一手,怕大家都以为你的波江远胜过我的天炉了。”清澄微微一笑,虽然武功本就远超师弟,但出家人不好口舌之争,只抬头向白羊宫的穆说道:“没想到修圣衣的穆先生也是黄金圣斗士。连阁下也要帮助叛徒、反抗教皇吗?”穆收起“水晶墙”,开口道:“诸位师侄听我一言:刚才与你们激战的,才是效忠雅典娜的正义的圣斗士,他们所保护的中箭少女正是真正的雅典娜转世。”
清澄摇头道:“一派胡言!倘若她真是女神,为何我等丝毫感受不到她的小宇宙?且看她能不能挡下我的这一击!”说罢运起十成功力,向纱织发出一道水柱。穆苦笑道:“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只得又架起“水晶墙”,将水柱反弹回去。清澄双掌接下水柱,运功将其能量吸收,小宇宙又增几分,随后将更大威力的水柱向“水晶墙”击去,如此反复……直到第十次击出水柱,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吐血倒地。穆不愿伤他性命,忙撤去“水晶墙”用念力将水柱引向无人处。可是清澄已然受了极重内伤,身体抽搐不止,乃是小宇宙耗尽行将散功的征兆。
此时纱织周身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股强大而又温柔的小宇宙包围了众人。清澄在这有如师父传道授业时所发的清澈澄净的小宇宙中痛楚渐消,坐了起来,闭上眼睛,内心一片平和,乃至进入“空”和“无”的境界。天炉座和杜鹃座见识了比号称“最接近神”的师父更强大的小宇宙,知是女神不假,忙跪倒在地,口中连称“罪该万死”;见师兄打坐许久不动,一探他鼻息,竟已圆寂了。
[3]bloody hell是表示惊叹的英国俚语,大致可翻译成“该死”或“见鬼”,字面意思则是“血腥的地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20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原创的处女宫三弟子分别继承了沙加的一个小招作为自己的绝技:杜鹃座“血池地狱”,天炉座火焰攻击(无名招),波江座“转法lun印”(“法”和“轮”二字因某邪教之故不能写在一起,以防和谐)。正如原著冰河会用卡妙(TV还经过水晶圣斗士)的小招“钻石星辰拳”。一个预告:山羊座修罗的一个擅长腿技的弟子登场后将使出“飞跃巨石”。
各位看官,有人注意到我精心设计的几个彩蛋和包袱吗?不妨回复一下参与讨论。新人需要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27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鸽座从树上飘然落下,单膝跪地说道:“参见雅典娜大人。属下请命前去告知众位圣斗士真相。”纱织的小宇宙渐渐消失,又陷入了昏迷。穆点头道:“去吧!辛苦你了,美丽、善良的天鸽座。”飞鱼座谢过罪,也打道回府通知伙伴去了。天炉座、杜鹃座接连失去师父、师兄,悲恸不已,尤其后者因“乌鸦嘴”一语成谶更增万分悔恨。二人当下辞别众人,抬着师兄的遗体寻处火化去了。
天鸽座并无什么攻击性的招式,与六分仪、望远镜、显微镜等星座同属圣斗士中的非战斗人员,因有着青铜圣斗士中罕见的飞翔能力,故常负责情报和命令的传递工作,更兼“和平使者”之职。她正在飞往圣斗士训练场途中,忽被树林中向上飞出的一朵茉莉花划破了面具,便落在树杈上,双手捂住脸略带娇羞地向树下一个清秀俊雅的男圣斗士说道:“南鱼座,我正奉命传达女神现身圣域的消息,请你……请你不要阻拦,好吗?”南鱼座冷笑道:“我来此正是要阻拦雅典娜的信使。”说着手中五朵茉莉齐发。“什么?!”天鸽座顾不得捂脸,连忙摆出“和平之光”的姿势,然而自己的小宇宙已被茉莉的清香削弱,这一招便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南鱼座见白光闪起,便全力施为,小宇宙幻化出数百朵茉莉一齐向树上飞去。天鸽座感觉沁人心脾的茉莉花清香变成了令人作呕的粪便恶臭[4],头昏脑胀,眼前一黑,跌下树来。南鱼座腾空跃起将她接住,稳稳落地,对怀中已然不省人事的少女说道:“对不起了,小美女,但我得执行师父的任务,不能让你给教皇大人搅局。”
[4]茉莉花的香味和粪便的臭味源自同一种化学物质,只是浓度不同。
(最近没什么灵感,先更新一小段。天鸽座的讯息传不出去,就会有不少不明真相的圣斗士陆续赶来与邪武他们为难,当然其中也有少数知道真相但站在教皇阵营的。接下来该哪些星座的圣斗士出场?读者如有建议欢迎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8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此同时,飞鱼座在其好友剑鱼座房间内与之起了争执。“你说什么?!”剑鱼座站起身,手按剑柄怒道,“按你的意思,是说我师父乃是善恶不分、为虎作伥的小人吗?”飞鱼座解释道:“尊师的人品我素来景仰,只是恐怕跟我们一样受了教皇的蒙蔽。星矢他们才是保护女神的真正圣斗士,否则我的师父作为白银圣斗士怎会被青铜击败?”剑鱼座冷笑道:“鲸鱼座区区一介白银,实力不济也不足为怪。”飞鱼座怒道:“你也只不过是青铜圣斗士,竟敢小视我师父?”剑鱼座不屑地说:“常言道‘名师出高徒’。我作为黄金圣斗士的弟子,眼界见识不知比你高到哪里去了。奉劝你一句:莫听妖言蛊惑。”“我说不过你,只好凭真功夫见分晓了。”“好!咱们就比试一场!”
于是二人走出房间来到空地上站定。飞鱼座的师父鲸鱼座摩西斯的绝技是将对手旋转着抛上天空,待其落下时借力迎头痛击;飞鱼座的武功路数看似与之相反,实则自身跃上空中向下俯踢也是借助重力攻击的手段。剑鱼座拔剑出鞘,舞作一团白光,将四周都罩得严严实实;飞鱼座在半空中寻不到破绽,不敢与他的剑尖相碰,这一脚便无法踢出,只得扇动“翅膀”来回变换方位。转眼间拆了几十招,剑鱼座转守为攻,一剑快似一剑地刺去,剑气逼得对手身形晃动,已大占上风。
正在苦战间,飞鱼座忽听得身后破空之声,忙以后空翻腾空跃过,只见一只硕大的回旋镖从脚底飞过,突然拆分成两只判官笔疾向他两胁飞来。若是常人,下坠之时无从借力,这便万难避开。飞鱼座双“翅”疾扇,身子再度向上蹿起。正飞上最高点时,两条锁链分从左右袭来。飞鱼座挥左臂格挡,便不能再向上飞,右腿已然被锁链缠住,暗叫一声“Bloody hell!”,被“双重锁链”捆了个结结实实,摔在地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接过这对判官笔,笑着对剑鱼座打招呼:“师兄,我回来了!”剑鱼座不悦道:“我正跟好友切磋,何需你们相助?这两位又是谁?”飞鱼座道:“以多取胜,胜之不武!”那少年笑道:“擒拿叛徒又何需讲仁义道德!”便与师兄分说别来情由。
原来这少年是天燕座圣斗士,与剑鱼座同属米罗门下;虽使兵刃,但指力运于剑尖、笔尖,劲力可隔空射出,这点上颇得师父真传。话说米罗毁了仙女岛(详情参见拙作《米罗大战仙女岛》),便命天燕座将仙王座幸存弟子接回圣域安顿。三角座利达、南三角座斯必加慑于米罗的神威,对这稚气未脱的少年也毕恭毕敬;到圣域不久便请命飞往日本前去刺杀瞬。网罟座等人尚存同门之谊,又看不惯利达、斯必加的谄媚模样,便留在圣域甘受软禁;变色龙座珍妮挂念瞬的安危,假意同去,实则通风报信;天燕座同机前往,既作接应,也为监视。
珍妮劝说无效,利达、斯必加便与瞬开战,而后“双重锁链”被挣脱,二人也被打倒在地。在瞬前去与星矢他们会合途中,天燕座忽放回旋镖偷袭,却被珍妮一鞭击开。天燕座大怒,双手持判官笔与之大战。虽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但天燕座的指力从笔尖射出,隔空便可攻击对方,令珍妮的长鞭占不到半点优势;十余回合后双笔一合,组成一把剪刀“咔嚓”一声将长鞭剪断。珍妮只好束手就擒。
天燕座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自己出师以来第一战的经过,利达、斯必加虽然当时昏迷并未亲见,也在旁添油加醋。飞鱼座打断他们道:“你们刚才没感受到吗?虽只一瞬间,但那个强大的小宇宙只有女神能够发出。闯宫少年的同伴护卫着的中箭少女正是雅典娜!”剑鱼座道:“少见多怪!圣域高手如林,若是哪位黄金圣斗士大人激战之中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小宇宙,也实属正常。”当下吩咐利达、斯必加看守俘虏,自己同天燕座赶往十二宫方向一探究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9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星座名称都是创造的么?还是本来就在88星座里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都是88星座里的名称。
拱极星座: 大熊  Ursae Majoris 小熊  Ursae Minoris 天龙  Draconis  
  
仙后  Cassiopeiae 仙王  Cephei   

北天星座: 仙女  Andromedae 蝎虎  Lacertae 鹿豹  Camlopardalis  
  
御夫  Aurigae 猎犬  Canum Venaticorum 狐狸  Vulpeculae  
  
天鹅  Cygni 三角  Trianguli 小狮  Leonis Minoris  
  
英仙  Persei 牧夫  Bootis 武仙  Herculis  
  
后发  Comae Berenicis 北冕  Coronae Borealis 天猫  Lyncis  
  
天箭  Sagittae 天琴  Lyrae 海豚  Delphini  
  
飞马  Pegasi   

黄道星座: 白羊  Arietis 金牛  Tauri 双子  Geminorum  
  
巨蟹  Cancri 狮子  Leonis 室女  Virginis  
  
天秤  Librae 天蝎  Scorpii 人马  Sagittarii  
  
摩羯  Capricorni 宝瓶  Aquarii 双鱼  Piscium  

赤道带星座: 小马  Equulei 小犬  Canis Minoris 天鹰  Aquilae  
  
蛇夫  Ophiuchi 巨蛇  Serpentis 六分仪  Sextantis  
  
长蛇  Hydrae 麒麟  Monocerotis 猎户  Orionis  

鲸鱼  Ceti   

南天星座: 天坛  Arae 绘架  Pictoris 苍蝇  Muscae  
  
山案  Mensae 印第安  Indi 天燕  Apodis  
  
飞鱼  Volantis 矩尺  Normae 剑鱼  Doradus  
  
时钟  Horlogii 杜鹃  Tucanae 圆规  Circini  
  
蝘蜓  Chamaeleontis 南三角  Trianguli Australis 望远镜  Telescopii  

水蛇  Hydri 南十字  Crucis 凤凰  Phoenicis  
  
孔雀  Pavonis 南极  Octantis 网罟  Reticuli  
  
天鹤  Gruis 南冕  Coronae Austrinae 豺狼  Lupi  
  
大犬  Canis Majoris 天鸽  Columbae 乌鸦  Corvi  
  
南鱼  Piscis Austrui 天兔  leporis 船底  Carinae  
  
船尾  Puppis 罗盘  Pyxidis 船帆  Velorum  
  
玉夫  Sculptoris 半人马  Centauri 波江  Eridani  
  
盾牌  Scuti 天炉  Fornacis 唧筒  Antliae  
  
雕具  Caeli 显微镜  Microscopii 巨爵  Crateri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涨姿势了, 一直不理解后发座, 皇后的头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进入圣域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LL4SEIYA圣斗士热血传说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19-10-23 05:06 , Processed in 0.07792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