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圣域 登录
A4S 返回首页

伊涅INE的个人空间 http://bbs.all4seiya.net/?4831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代神-Aheist I

已有 68 次阅读2023-7-11 15:30 |个人分类:| 阿布罗狄

阿布罗狄同人文。
之前发表在老福特上,后来销号的时候一起删了。这回做了大幅度修改,剧情和前一版大致类似。
灵感主要来源于毛子拍的《炼狱》,角色刻画上个人理解的成分较多
会分几天发出来,喜欢阿布罗狄的慎追

=================================================================================

锁链切不断。

怎么努力也切不断。

 

 

1

东经16度到18度,北纬45度到47度。

据说是某个小国的首都。

“那地方不能算国家。”

出发前,向迪斯马斯克确认,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还没得到任何一方的承认呢,只有一群军阀在混战。最近几年好像安静了不少。我觉得,任何一个圣斗士都不该去那里。”

阿布罗狄眺望山脚。

W镇就在山脚下,是这个占地面积不到一百平方公里的小国里唯一像样的城镇。圣域的沟通手段相当古老,又十分注重保密。情报员在定位某个地区的时候通常只能依靠附近的标志性物体。从山上就能看到矗立在城镇中心的褐色钟楼,外观与信中附带的速写十分相似。周围没有其他拥有如此崭新钟楼的城镇,阿布罗狄觉得就是那里没错了。

七个小时前,一副信送到了教皇手上。有人在大高加索山附近发现了疑似雅典娜的少女。该少女被某个团体监禁了数年,发信人希望圣域能派人营救。凌晨一点,教皇叫醒阿布罗狄,要他立刻动身,连看信的时间都不给他。你在路上看不就好了——教皇说着这句话,头发变成了黑色。于是阿布罗狄一刻也没有等,跟迪斯马斯克领了路费就出发了。

山脚下的城镇看起来一片宁静。

接近后,却和阿布罗狄想象中的宁静小镇有些区别。镇里镇外都可以看到无所事事的青年,他们靠在墙上,或者占着露天咖啡馆的座位,随机调戏路过的女孩。马路上不脏,也说不上干净。路边的树被精心打理得很好,聚在树下的小孩个个衣衫褴褛。到了约定的地点——一处高档咖啡馆,阿布罗狄就看不见这些孩子了。

一开门,悠扬的背景音乐便传来。阿布罗狄找到了毕加索风格壁画前那个穿白色风衣的女性。他身上的箱子也引起了那位女士的注意。阿布罗狄无视服务生的引导,走到那位女士面前。

“圣域是吗?”

“双鱼座的阿布罗狄。你就是柳德米拉小姐?”

“双鱼……竟然专门派了黄金圣斗士过来。”

“毕竟那件事只有几个人知道。”阿布罗狄留神了一下周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等的?”

“两天前。”

顾客们时不时地望一眼阿布罗狄。

柳德米拉站起来。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两人在街上散步。他们经过时装店的橱窗,向前走一小段路,看到街角上的雕像时,柳德米拉拉着他转弯。

过了马路就是首相府。

街道整洁,路边的树绿得发亮,但就是有一种荒凉感。

“真是整洁。我还以为会更乱一点。”

“也就首都这样。五年前军阀混战结束,现在的首相上台,跟老大哥搭上关系后,就没发生过任何战乱。以前的军阀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处死,啊,大部分都收编了。”

“那个雅典娜是怎么回事?我没感到任何小宇宙。”

阿布罗狄对W镇的历史毫无兴趣。

“我在信里写的是‘疑似’,就是想找你们来看看。这座小镇五年前开始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团体,他们定期邀请小女孩参加活动,然后女孩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之前我一个同事混进了团体,并发回来一些照片。那人已经死了。”

两人走进一条小巷。柳德米拉把几张照片交给阿布罗狄。照片的拍摄角度诡异,可以看见一个白衣少女,但是没有一张可以看清脸。少女站在一个简易舞台上,正在举行某种典礼。可以看出现场有很多人。

“这是他们集会时的场景。已经是三个星期之前的事了。这期间没有女孩失踪,我的同事挖出了不少消息。”柳德米拉一边走,一边说。

两人转弯,进入一条小路。

“你听过北欧神话吗?”

“我是在瑞典出生的。”

“那你知道魔狼芬里尔吧。它在诸神黄昏挣脱了锁链,一口就把奥丁吃掉了。拐走少女的团体似乎打算召唤那个魔物。”

“那不是传说吗?”

“传说是传说,概念是有的。如果以拥有强大小宇宙的人为祭品,通过合适的方法,就可以把虚构出的魔物变成真实存在的东西。以雅典娜的小宇宙,甚至能制造出可以吞下宙斯的怪物。”

“你怎么知道雅典娜不在圣域的?”

“我们的同志遍布世界各地,当然也包括圣域。”

阿布罗狄盯着她。如果是真的,那回去就得彻查了。

(迪斯马斯克不会同意的吧。)

“你那个同事呢?我想见见。”

“很遗憾,已经一星期没消息了。”

“柳德米拉女士,我不是在怀疑你……”

阿布罗狄说。他那双眼睛好似要穿透柳德米拉,一直看到她头脑深处。

“圣域一般是不会管那些无耻之徒的。只是骗子借女神的名义敛财的话,交给当地的警方就好。但是教皇却在深更半夜把我叫醒,让我立刻前来,所以我觉得你们一定掌握了更关键的证据。”

柳德米拉从阿布罗狄手中拿回一张照片。

“你看看这个。”

这是最模糊的一张照片,拍摄地点昏暗,几乎看不清细节,所以阿布罗狄把它忽略了。柳德米拉的手指指向照片中心的一团物体。看上去就像一只蜘蛛一样。

“这是什么?”

“作为神像的少女。旁边那几条绳子一样的东西是锁链。”

“是吗。”

“神像会被软禁,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更换,但通常是有居住设施内的行动自由的。”

“虐待吗?”

“不,我想可能是反过来……那些人为了活命,不得不这样做。”柳德米拉说,“囚禁少女用的是施加了法术的特殊锁链,我那位同事听见他们把那条锁链称为‘格莱普尼尔’。”

格莱普尼尔是北欧神话中,用来囚禁巨狼芬里尔的魔链。侏儒们以六种罕见的材料打造了它,使得世上再无这六种事物。在诸神的黄昏中,芬里尔挣脱了它,此后这条锁链就从神话中消失了。

“这是真货?”

“他们是这么说的。也可能是曾经用类似的方法再现出了神话中的锁链。那条锁链刀枪不入,圣斗士没准能打碎它。”

“等一下,”阿布罗狄打断柳德米拉,“我是来找雅典娜的,结果你跟我说,要深入一个邪教团体内部,救一个跟圣域没有关系的女孩?我不知道你从线人那里听到了什么,首先我们不是人道主义团体,也不是NGO。我们有自己的仗要打。”

“我会照信里的付钱,或者咱们可以重新谈。”

“不是钱的问题!”

“如果这个女孩是雅典娜,她的处境很危险。没时间了。”

“一条用来锁狼的锁链,还是赝品,我不认为能锁住雅典娜。”

“连续三周没有女孩失踪,说明即使不是雅典娜,也拥有强大的力量。”

柳德米拉用澄明的双眼看着阿布罗狄,问:“你要看着他们召唤出芬里尔吗?”

“……”

致命一击。

阿布罗狄清楚,她试图绑架自己。黄金圣斗士不可能对遭到囚禁的无辜少女见死不救。若是想继续获得圣衣的认可,他就必须出手。可柳德米拉的目的真有这么简单吗?

“他们召唤芬里尔是想做什么?”

“想要能与神匹敌的力量。”

“我必须杀了他,对吗?”

“对不起。”

柳德米拉突然道歉。

阿布罗狄并不是想责备,他此时的立场也十分微妙。他不能就这么回到教皇跟前说他们被骗了,这样会让教皇也显得很愚蠢。教皇想必会失望的,恼羞成怒当场杀了自己更不是没有可能。之前有个人就是这么死的。

得做点什么。

至少,得写份像样的报告。

“我并不是有意让你参与这件事,但是能和神对抗的除了魔物,就只有圣斗士了。我是为了以防万一。”

柳德米拉解释道。

“我们以前设法阻止过,结果死了五个人。自那以后‘神狼教’变得很谨慎,用各种名义清洗掉可疑的成员。现在的成员都是首相的亲信,最多只有十二个。举行仪式的时候,为了避免干扰,不会带保镖。”

“救出来之后打算怎样?”

“找一户信得过的人家收养她,或是送到教堂,让她成为一名修女。如果她一辈子意识不到自己的力量,那最好。但要是意识到了,希望她能把它当成神的恩赐,而不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东西。”

阿布罗狄困惑地看着她。

“有那么强的力量,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怎么个利用法?”

“当然是……”

“如果本人有那个意思,我会把她送到圣域。一定会成为出色的战士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

“到时候还请好好培养她——怎么啦?”柳德米拉突然提高声音,以判若两人的亲切语气问道。阿布罗狄愣了愣,才发现她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小孩。那个小孩衣衫褴褛,躲在垃圾桶后面看着他们。柳德米拉喊了一声,孩子就跑掉了。

“那是……”

“我们走。”柳德米拉拉起阿布罗狄又要走。

“怎么了?”

“以防万一。你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

“我也还什么都没吃呢……”

两人在错综复杂的胡同里拐了几十个弯,直到阿布罗狄都搞不清东南西北了,柳德米拉才停下来。这回他们在一片空地上。一扇门在四级台阶上虚掩着,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右手边不远处是垃圾桶。

“这是哪?”

“一个特务找不到的地方。实不相瞒,我被盯上了。”

“啊?”阿布罗狄还在思考女孩的事情,他只是想问为什么不能让她过上正常的生活。他意识到自己对外界的“正常”一无所知,正在懊悔之际,又发现自己迷了路。晕头转向地停下来,又听见了特务这个字眼。

直觉上,他能感到,这座小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与圣域十分相似。

可他说不出来哪里像。

一颗石头飞来,被阿布罗狄接住。他转身护住柳德米拉,略微紧张地看向石头飞来的反方向。扔石头的是个十二岁上下的男孩,戴着一顶帽子,衣服很旧,可好歹有鞋子穿。阿布罗狄接住的那颗石头上有一层黑色的油,把他的手指也染黑了。

柳德米拉吓了一跳。

“皮特?你去哪了?你母亲到处找你。”

“我看见这个人对柳德米拉图谋不轨。”

皮特走过来。他拎着一个小木箱,三步并两步来到阿布罗狄跟前,上下打量一番,装模作样地扶一下帽檐。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天哪,皮特,这是我的朋友。”见阿布罗狄一脸呆滞,柳德米拉出来圆场。少年皮特盯着阿布罗狄的脸,不屑地说:“他看起来不像个医生。”

“我确实不是医生。”

“那你是干什么的?谁派你来的?为什么缠着柳德米拉?因为她脾气好吗?”

脾气好?

阿布罗狄看不出来。

“皮特,他是外人,今天早上才到我们镇。”

少年幼稚的胸膛突然收了回去,恢复了平常的站姿。

“行吧。既然柳德米拉说你是好人,我就当你是。别得寸进尺啊,我在军队里头有人!要是敢动柳德米拉一根指头,他们就会把你大卸八块。”

“啊?”

“再见!”

少年跑出小巷,很快没影了。

阿布罗狄一头雾水。

“那小孩是怎么回事?”

“他叫皮特,靠给人擦皮鞋挣钱。”柳德米拉回答,“我经常去他家看诊。他母亲身体不好。”

“你是医生?”

“嗯。说实话,他母亲需要吃的那种药不太容易弄到……特别是这种地方。”女医生提议:“我们去亮一些的地方吧。”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进入圣域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4S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24-6-15 06:31 , Processed in 0.051759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