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圣域 登录
A4S 返回首页

伊涅INE的个人空间 http://bbs.all4seiya.net/?4831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代神-Aheist III

已有 51 次阅读2023-7-13 19:55 | 阿布罗狄

下午,柳德米拉去了皮特家。那是一间只有一室的小屋,和其他几千个同样的木箱子一起挤在河的下游。厨房在外面,锅台蒙上了厚厚一层油。皮特的母亲是个头发花白的四十岁女人,癌症已经到了晚期。医生开始了例行看诊。说是看诊,话题却更多围绕着家务、孩子、烤面饼的吃法和街上三天两头的游行,还说到了柳德米拉的终身大事。毕竟在一个搞不到任何药物的地方,医生的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励患者。皮特的母亲早已厌烦了。

“药有什么用?该死的时候,人就得死……”

阿布罗狄安静地坐在一边,插不上话,也帮不上忙。

市中心的火光渐渐熄灭。街上无比寂静,连灯都不曾亮过一盏。晚上七点,陌生的曲调通过广播在全城响起来。虽然城里有宵禁,但皮特的母亲晚上要去替人照顾孩子来换取租金。屋里没什么值得偷的东西,连老鼠也不屑光顾。柳德米拉提出让阿布罗狄在这里借宿一晚,女主人很担心,嘱咐了几句后出门了。

“皮特不回来?”

“他经常在雇主家借宿。”

柳德米拉准备好了临时的床铺,并挂上帘子。七点半,阿布罗狄跟着广播哼起曲子,在随身的笔记下记下今天的大致行程。省略了不需要上报的部分,能写的寥寥无几。这座小镇是一辆失控的轿车,司机酩酊大醉还在疯踩油门。柳德米拉不是乘客却硬挤上车,还要改变车的方向。

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嗥叫。

“野狗而已。”

阿布罗狄琢磨报告的时候,柳德米拉在以他两倍的速度奋笔疾书。恼人的广播终于结束了,之后是与圣域无二的寂静,偶尔传来“啪、啪”几声,弄不清是什么发出来的。阿布罗狄的报告删删减减,最后柳德米拉的名字也划上黑线。

隔壁的灯灭了。

他借着月光,从缝隙偷看了一眼。哪怕是有帘子,跟异性同居一室,竟然敢比对方先睡。女子的睡颜很平静,烛光隔着帘子,勾勒出她精致的侧影。如果蓄起长发,一定会更美吧。对自己的态度糟糕,只是因为她没必要讨好自己。她对老人和孩子都很温柔。

美丽、聪慧、温柔、坚强。

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把青春年华浪费在动荡的小城里。

她应该值得更好的……

门外,有什么东西划过,发出“沙沙”的声响。

阿布罗狄起身去掀门帘。

“你去哪?”

后方的女声吓了他一跳。柳德米拉掀开帘布,只探出脑袋。

“天黑之后别出门。”

“我以为你睡了。”

“你不睡吗?”

“还不困。”

“好好休息吧,明天会很累的。”

 

次日一早,柳德米拉不见了。她留下纸条,说今天镇上可能很危险,于是阿布罗狄等了她一整天。这一天贫民窟安静得出奇,连皮特的母亲也没回来。阿布罗狄等到下午六点,终于等来了柳德米拉。

“你去哪了?”

“做些准备。”

她带了一把手枪,还换了衣服。

“你这么打扮也很漂亮。”

“你非得带着它吗?”

她指的是圣衣。

“我们可没时间给你套盔甲。”

“它算是护身符,如果有万一,还能保护我们。”

“就不能先藏在什么地方吗?”

“万一被人拿走了呢?丢了我就和普通人没区别。”

“行吧。”

柳德米拉回房间,取出白色的风衣,盖在圣衣箱上,又抹了一把土。阿布罗狄跟她上车。

他们花了二十分钟绕路,期间柳德米拉没说话。阿布罗狄想和她聊天,又想不到话题。此时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人很多。昨天游行的人今天又出来了,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好多人都蒙住了脸。柳德米拉这回绕开他们。

他们把车开到一家工厂后面。柳德米拉带着他穿过工厂,在黄昏中走过一条小路。两边的野草比他们的头顶还高。小路的尽头是一片灌木丛。

两人蹲下。

透过灌木,可以看见一座灰褐色的城堡。这座建筑太小了,也太老了。所有能腐烂的东西都在年月更替中化为尘土,只剩下石墙和长满其中的杂草。穿黑衣的高层们一个个出来,最后一个人的帽子滑下来,露出一副精致的眼镜。阿布罗狄想给他们一人扎一朵玫瑰,被柳德米拉拦下。

“别打草惊蛇,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人。”

“你不知道人数吗?”

“上周尼古拉暴露了,这个地点是侦查员冒着生命危险找到的。他们非常警惕,连镇上的狗都杀光了。”

“杀狗做什么?”

“狗会在神像周围聚集,会引来民众。还有狼。”

“狼……?”

“说明‘神像’的力量货真价实,芬里尔已经在孩子体内了。只差让它逃出来。我们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狼,直到尼古拉被咬死。”

“为什么不早点向圣域求助?”

“我写了很多信,从五年前开始,都没有回复。”柳德米拉说着,缓了一缓,“直到你来。”

阿布罗狄想起,直到分开前一秒,迪斯马斯克还说没必要派黄金去。

——“圣域就不该管这种闲事!他们就是想借助黄金圣斗士的力量打个胜仗,有什么好处?我们又不是刀!现在也不是二百年前了,介入世俗的政治斗争,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但教皇坚持要他去。

阿布罗狄明白她态度恶劣的原因了。

“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来。”

“你不用道歉。是我太鲁莽了。你们本来不用介入这些事的。”

“所以那孩子……”

“她叫冬妮娅,是本地人,母亲是一名会计,父亲是个工程师。被抓走前,她在镇上最好的一所小学读书。”

柳德米拉压低声音。

“对不起,骗了你们。”

没有黑衣人再出来。

门口一个蒙面的人,看见阿布罗狄惊呼一声。柳德米拉示意他赶紧闭嘴。于是蒙面人给他们指了路,去找其他同伴了。两人根据他的提示,穿过一楼的走廊,趁院子里无人把手直接穿过,到城堡的侧楼。这一侧可以看到市中心另一面,树的轮廓、建筑的剪影融化进愈来愈暗的天色。星星变得可见。

城堡后面栽满玫瑰。

阿布罗狄突然下定了决心。

别管什么局势了。

“别看了,快过来。”

阿布罗狄正寻思怎么把花送到首相的卧室,柳德米拉招呼他过去。少女在一楼的最深的房间。房间门口本该有人把守,但那人正仰面躺在地上。

柳德米拉推开门,用手电筒照亮。黑暗的房间中,除了用锁链绑着的女孩之外再无一物。阿布罗狄蹲下来,仔细打量她的脸,发现她眉心有一颗痣。

“不是吗?”

他摇头。

“有小宇宙,已经快熄灭了。再这么下去会死的。”

“有其他的小宇宙吗?”

“可能是锁链的关系,我感不到。”阿布罗狄突然恨起自己,为什么没有沙加那样的精神力。

锁链本身无法被改造,所以是用魔法固定在地上的。擦掉下面的魔法阵,它们便从地上脱落,但仍然贴在少女手脚上。随后阿布罗狄试着用食人魔玫瑰打碎它,锁链毫发无损,女孩却险些受伤。

“不行。神话中的芬里尔是自行挣脱锁链的,你有办法吗?”

“可能教皇……圣域有。”

阿布罗狄抱起少女。

柳德米拉按住他。

“别动!”

少女身上除了锁链以外,还有另一样东西。这件东西阿布罗狄头一次见。它是几个被捆在一起的纸筒,镶嵌着一块光滑的材料。五颜六色的线把圆筒和材料连在一起,又穿过皮肤,牢牢地固定在少女的身体上。

“别动……是个炸弹。”

“炸弹?”

“刚装上去没多久,时间长了会感染的。这帮畜牲,这么多火药刚好够把她炸个……我懂了。”

“怎么回事?”

“‘神狼教’想再现诸神黄昏里的情节。这就是所谓的‘挣脱。’”

“把她炸死?”

柳德米拉轻轻把少女放在地上,掰开她的嘴。

少女含着一颗狼牙。

“这才是芬里尔,或者说,是用来固定芬里尔的东西。孩子只是提供了小宇宙让魔物成长。她在三个星期内,一直被迫含着这颗牙,顺便也成为了‘格莱普尼尔’的本体。除非她死亡,否则她身上的锁链不可能断掉。”

“有必要用炸弹吗?”

“祭品死得越惨烈越好,他们想看的场面,说出来会让你震惊吧。”柳德米拉环顾四周,“让强烈的精神冲击破坏心灵防御,芬里尔会自己凭依到那个人身上来获取手脚。”

“那他们全走了,不是很奇怪吗?”

“确实,根据情报,是打算让首相被芬里尔附身的。”柳德米拉转头望向走廊,尽头被银白的月光装点。

“他们还在附近。”

阿布罗狄捕捉到一串发光的东西。

“这是倒计时吗?”

柳德米拉挪到阿布罗狄的位置,发现了数字,神色凝重。

“这是倒计时。我们有三分钟离开,不然一起炸死。”

柳德米拉说,露出无奈的表情。阿布罗狄不敢相信她会放弃。

“不救孩子了?”

“救不了了。”

“那芬里尔呢?”

“我们可以只带走牙,这样仪式就会失败。总好过我们都死在这里。”

“我不走。”阿布罗狄取出一朵食人鱼玫瑰,“我来想办法,你先逃吧。只要不伤到动脉,就能让她活下来。”

“你会对付炸弹?”

阿布罗狄默不作声。柳德米拉看了他半秒,做出决定。

“我知道了。我来拆。”

“不会很危险吗?”

“是我叫你来的。是我想救这个女孩。”柳德米拉抽出一把小刀,“不论如何,我已经在敌营最深处。我得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

她轻轻推开阿布罗狄,开始摆弄炸弹。

“你该走了。”

“我做不到。没人教过我,有危险的时候可以丢下女人和孩子先跑。”

柳德米拉的注意力已经全在炸弹上了,她用小刀一点点拨开炸弹外壳。只要稍有失手,他们就会被炸成碎片,一点也马虎不得。她一陷入全神贯注的工作,语气就很冷淡。阿布罗狄突然有种错觉——柳德米拉在做手术。

“去帮我放风。”

阿布罗狄紧张地盯着外面,时不时回头看一眼拆弹的进度。炸弹的结构十分精巧复杂,阿布罗狄看着数字从3变成2,怀疑柳德米拉该不该继续拆弹。

“柳德……”

“闭嘴。”

现在不是搭话的时候。

不管他要向柳德米拉确认什么,都必须等她完全拆掉这个炸弹。

130秒。柳德米拉发现炸弹还有一层。

这可不止是炸死少女的量了,它可以把房间打开一个大口子。

“怪不得要出去……原来如此。”

“什么?”

“想把魔鬼束缚起来,为自己所用吗……我真蠢,居然没察觉到。这些人真是狡猾。”

“柳德米拉?安全了吗?我听到奇怪的声音,怎么说呢……像是铁块?”

“阿布罗狄,门口那人怎么样,还活着吗?”

“活着。”

阿布罗狄下意识地看一眼地上门外的人,他一动不动,却睁着双眼。

绝望的蓝眼睛。

阿布罗狄和他四目对视。

“他脖子断了,动不了,还有一口气。”

“这就对了。”

“柳德米拉?”

“狗可不能咬主人。”

52秒。

突然,她猛烈地颤抖一下,向前栽倒在地上。炸弹从她手中脱落,和地面轻微碰撞。阿布罗狄看着她的血从浸润短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看到,她的头炸开了。

呼啸的余音还在脑海中回荡。

一颗子弹从门外飞进来,击中了柳德米拉的后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进入圣域

广告合作|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A4S ( 苏ICP备12080535 )

GMT+8, 2024-6-15 06:59 , Processed in 0.04297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